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瑞小說 > 醫路坦途

第七十七章 原來是這樣

醫路坦途 | 作者:臧福生 | 更新時間:2020-01-14 19:07:24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九星霸體訣 、超強兵王在都市 、近戰狂兵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重生之都市仙尊 、少帥你老婆又跑了 、哥哥萬萬歲 、極品全能學生
  急躁,急躁的人生,急躁的社會,好似什么都在講速度。

  可有些時候,速度不一定是好事情。比如腸道的復活,往往好些醫生就耐不住這個煎熬,急匆匆的刀子一劃拉,然后關腹縫合下臺子了事。

  至于患者以后的生活,對不起,我受不住這個煎熬,我擔待不起這個風險。

  其實醫學,往往需要的不是你有多么頂尖的技術,多么高超的水平,能解決世界百年的醫療難題,人們真正需要的而是醫生的一顆仁者之心。

  等待,如同話劇等待戈多一樣,時間走的格外的緩慢。

  手術室內的氣氛壓抑到讓人呼吸都出了問題。無人說話,大家的眼睛全部盯著張凡的雙手!

  一分鐘,十分鐘,二十分鐘!

  薛飛緊張的都開始不停的咽口水!

  咕嚕咕嚕的口水聲音,都能讓站在手術室中的人員聽得清清楚楚。

  他在為張凡擔心!

  “怎么,餓了嗎?”張凡輕輕的睜開眼睛,微笑著對薛飛說道。

  張凡閉著眼睛,雙手捂著白色棒棒的時候,薛飛的心里焦急,嘴上上火。

  一會上下牙把嘴唇咬的死死的,腦子里面全是想法,等會要是家屬打張院,我一定要站在張院的身前。

  一會又覺得這樣不好,他眼睛咕嚕嚕的看著旁邊的幾個醫護人員,心里想:要不要先讓他們上?

  當張凡睜開眼睛,還能調侃他的時候,薛飛一切的胡思亂想都煙消云散了。

  這家伙就是個人精,都不用看張凡的臉色,光聽張凡說話的語氣,他就知道,手術沒問題了。

  “張院,活了嗎?”麻醉師輕輕的問道。

  “當然了,也沒看看是誰在做手術,要是你們以前的那個什么院長。

  估計這老頭腸子都要短好多!”薛飛都無需張凡肯定,直接開始吹起了牛。

  “呵呵,別胡說,腸道開始蠕動了!”

  “活了!”

  “活了!”

  手術室內,特別是巡回和器械護士,竟然有種哽咽的感覺。

  女性相對男人來說,好似容易更感性一點。壓抑的空氣,讓她們體會清晰的體會到張凡的壓力。

  當聽到腸道活了的話語,她們心中那塊石頭如同直接被敲碎了一樣。

  就算今天腸道失活無法復活了,對于她們來說影響微乎其微,但身臨其境的她們真的身同感受的為張凡高興,為患者高興。

  在手術臺上,當患者被麻醉后,也有護士會討論,“你看,你看,多白!”

  “你看你看,人家的腹肌!

  有各種羨慕的,但絕對沒有有壞心的,這個行業,有壞心的干不長,也干不下去。

  “張院,要不我來?”薛飛覺得自己心態都快炸了,估計張凡比他更難受,所以想著替張凡做完后續的手術。

  先不說系統的認可,如果是其他手術,比如闌尾之類的收尾張凡或許會讓出去了。

  但,疝氣不行,腸道在這個地方走了羊道,一旦不小心,不用刀割,就一針一線的事情,就能給人家把精索給閉合了。

  俗話說沒有耕壞的地,只有累死的牛,其實這句話說的不全面,只要細水長流保養的好,牛能一輩子保持生育狀態,而耕地就不行了,過了更年期,就沒這個受孕的機會了。

  所以張凡不會把收尾的機會讓給你薛飛的,何況薛飛還是個骨科醫生出身。

  “沒事,后面的我來!”張凡瞅了瞅老頭的精索對薛飛說了一句。

  “呵呵,他都七老八十了……”

  “人家就算一百歲,沒要求你給人家避孕,咱也不能不上心!”

  張凡沒好氣的說了一句。

  “呵呵……”薛飛還想說話,結果看了看張凡,賴皮子話直接咽了下去,不敢說了。

  原本四十分鐘就能搞定的手術愣是做了快兩個小時。

  下了手術,張凡對肝膽五科的主任說了一句:“患者腸道有點缺血的狀態,下去以后多注意點!

  “嗯,好的,張院!

  說完,掌灸趕緊離開了附屬醫院,這個時候,這個地方直接就是是非之地。

  張凡根本不愿意介入到他們內部的事務當中。肝膽五科的主任老李有點想法,但他的前面有個趙京津。

  所以,他也沒好意思開口,不過張凡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想說什么。

  “張凡,在這!”邵華開著車停在醫院旁邊,看到張凡出來后,搖著手臂喊張凡。

  “呵呵,怎么樣你的事情順利嗎!币驗橛醒︼w這個電燈泡,張凡邵華都很內斂。

  “順利,我竟然不知道你在農科院都認識人!”事情辦的順利,邵華也是一臉的喜氣。

  “農科院?”張凡楞了一下。薛飛立馬說道:“今天哪個要割包皮的老頭女兒不是說她有關系嗎!”

  說完,和邵華打了招呼,薛飛又悄悄的對張凡說道:“張院,要不您給報銷了飛機票,我去做飛機算了。在這里怪別扭的。你們這是久旱遇甘露,我這……”

  “去,去,去!彪m然張凡心里也想讓薛飛一邊去,但事情不是這么干的。

  “上車!我來開嗎?”張凡對邵華說道。

  “好的,你要是不累你來開!闭f完,邵華又對薛飛說道:“薛主任,您做前面把,你們兩男人的還能聊聊天!”

  “嗨,好的,好的!”薛飛嘴上不說啥,但心里對邵華已經翹起了大拇指,這個姑娘太會做人了。

  大皮卡動力比張凡的酷路澤都感覺高了一個等級,走過市區后就進入了邊疆人嘴里的環天山路!

  筆直的天山路,車流稀少,車好路直,張凡開著開著就不由自主的把車速提了起來。

  看著車速一點點的彪了起來,薛飛立馬把身上的安全帶再一次的摸了摸,然后抓著扶手,也不和張凡聊天了。

  張凡沒注意,可邵華看清楚了,然后立馬對張凡說道:“開慢點,我的車牌可不是紅牌子,我前幾天帶著叔叔阿姨和我爸我媽去吃飯,就停了一會,就讓交警給貼了條子!”

  “哦,呵呵,好!”張凡也意識到自己車速過快了。

  “張院的車開的就是穩,都快上180了,還沒見有一絲的抖動,老司機!”薛飛舔了舔發干的嘴唇,故意氣張凡。

  一路疾馳,天山越來越近?粗焐降难┚,張凡想起以前在茶素的時候,有個牧民大爺給張凡說過的話。

  “天山的雪線到半山腰的時候,就要準備宰冬節了,等雪線到了山腳的時候就是大雪封門的時候了!

  車到茶素,已經是傍晚了,張凡對薛飛說道:“一起吃個飯?”

  薛飛頭搖的如同陀螺一樣,“不吃,不吃,我婆娘在家等我呢!”

  張凡瞅著薛飛急吼吼的樣子,嘴上沒說,但臉上已經露出了笑意。

  等薛飛走了后,邵華做到副駕駛上,捏著張凡的臉蛋說道:“你看看人家,多顧家多惦記老婆!”

  “呵呵,你是沒看到他被撓成喇叭花的時候。走了,回家了!帶著老婆回家嘍!”張凡笑嘻嘻的朝著家的方向駛去。

  到了家,張凡一進門,就聞到了飯香味,自己的老爹和邵華的爸爸在聊天,老娘和邵華媽媽在廚房做菜。

  當張凡一進門,邵華媽媽先從廚房出來了,“哎呦,可算是回來了。累不累啊,快洗把臉!

  張凡的媽媽也趕忙的從廚房里走了出來。

  老爹雖然眼睛都不移的看著張凡,可嘴里卻對邵華爸爸說:“你坐,你坐,你是他的長輩,哪有長輩站起來迎接晚輩的。咱繼續聊,繼續聊!”

  一桌子菜,一家人吃的熱火朝天的。吃著差不多的時候,張凡拿出了靜姝買的禮物。

  全家人都在夸靜姝,也就自己的老娘嘴里嘀咕:“又亂花錢,學生家家的,還……”

  “人自己拿的獎學金,一等獎,大幾萬呢,現在靜姝都是小富豪!”張凡趕緊把自己老娘的說話給打斷了。

  “呵呵,說什么來著,我當初就說我老閨女厲害,你看看,還沒畢業呢就開始有工資了!”老頭倒是樂了。

  這話一說,不光張凡老娘笑了,就連邵華父母都笑了。老頭現在覺得自己在家里的權威越來越不行了,所以對于不在眼前的姑娘很是心疼。

  有些事情,比如給靜姝以后找工作提前做準備了,讓魔都的熟人照顧靜姝了,張凡都沒說,這是一個當哥哥應該做的。

  而且,張凡覺得作為一個男人,有些事情沒有必要說出來,只要做到就好。

  吃完飯,邵華要去搶著洗鍋,張凡老娘堅決不讓,幾個人糾纏了一會,張凡對邵華說道:“也不在一次兩次的,你換件衣服陪我去趟外面!

  “快去,快去,你們還有重要的事情,家里的事情你們別操心了!睂τ谏廴A,張凡老娘是真心的喜歡。

  本分不說,還聰明,聰明不說還長的可人,可人不說還孝敬。

  張凡不在茶素的這段時間,姑娘深怕老人擔心孤單,天天帶著他們在外面轉,差不多把茶素出點名的飯食都吃過來了。

  說實話,張凡老娘做夢都沒想到自家的小石頭能找到這么好的媳婦。將心比心,以心換心,所以張凡老娘對邵華也如親生的一樣。

  家和才能萬事興,這么好的家庭氛圍,張凡不冒頭都辜負了這么好的一個家庭。

  “去哪?”稍稍收拾了一下的邵華詫異的問張凡。

  “去趟院長家里!睆埛颤c火開車。

  “送東西?我也沒見你拿什么東西啊?帐诌M門?”

  “傻妞,帶東西過去,老太太估計能扔出來,咱到地方就隨便買點水果,不光不帶東西,走的時候還要拿點東西,這樣老太太才高興呢!

  張凡笑瞇瞇的對邵華說道。他對老太太了解的不能再了解了。

  “合適嗎?”

  “聽我的沒錯!”

  車到小區,張凡就在小區門口買了點蘋果和梨。南方水果買不成,用邊疆人的話來說,香蕉就和蘿卜一樣,還不如蘿卜有滋味呢。

  敲開門一看,嘿,歐陽的老頭系著圍裙看樣子不是在做飯就是在洗鍋。

  “喲,張凡邵華啊,快進快進,老歐,來客人了!”老太太估計天天在老頭耳邊念叨張凡,所以老頭看到張凡后,非常的親熱。

  “院長修改文件呢?”歐陽帶著老花鏡從書房出來了,張凡笑著對歐陽說道。

  其實老太太在書房看連續劇呢,一聽張凡來了,趕緊就帶起老花鏡。

  “呵呵,你回來了啊。邵華也來了,快進,快進。你也是,沒事的時候多來來家里,我給你們倒茶!

  歐陽說倒茶,可還沒動作呢,老頭已經開始招呼了,他知道他的老伴,家里的活從來也沒指望她。

  “怎么樣,這次出去感覺怎么樣!睔W陽看著張凡他們落座后,開口問道。

  張凡一瞧,老太太的嘴角上翹,這就是高興的表現啊,他也在尋思,老太太怎么心情這么好呢?

  “挺好的,這次去算是見識了一下,華國頂級手術室,頂級醫院和咱們的差距!睆埛埠戎杞o歐陽說道。

  “呵呵,有差距咱不怕!等周一了,還要等著讓你主持開機儀式呢?”

  “什么儀式?”張凡不解的問道。

  “嗨,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不說這個了不說這個了!崩咸靡獾膿]了揮手,她還想給張凡一個驚喜。

  然后緊接著又說道:“這次收住了一個特殊的病號,指名點姓的要讓你做手術,來頭不小,市里面的領導都專門用私人身份來看望過了!

  “什么?”張凡不管什么人,他首先問的是疾病,這就是醫生的特點。

  “早期胰腺癌!”老太太說道。

  “呃!是不是魔都人?叫……”

  “對啊,怎么你知道?”

  “我太知道了,歐院,我給您說啊……”這次輪到張凡如同文丑丑一樣開始給歐陽說小話。

  其實這也是一種親近的表現,張凡從魔都回來,什么都不帶就來歐陽家。

  這個舉動,直接讓歐陽太有面子了。用她心里的話就是再說:“怎么樣,怎么樣,人家是不忘本的!”

  而這種如同小兒一樣的說話方式,其實也是讓歐陽有種還能給張凡頂壓力,還能給張凡遮一塊天的感覺。

  張凡不是為了以后讓歐陽怎么樣,他這是在報恩。

  沒有這個老太太,沒有這個老太太的全力支持,就算張凡有系統,估計在醫院里面絕對是被人嫉妒的不要不要。

  可從老太太發現張凡后,首先就把地區飛刀給了張凡不說,還大力支持張凡。

  可以說,這個老太太就如張凡的另一個系統一樣。

  邵華在一邊聽的咬牙切齒,原本這種場合,邵華從來都是不說話的,可聽完張凡的話后,她說道:“太欺負人,哪有這樣的,你別給他做手術!

  “呵呵!”張凡拍了拍邵華的手。

  “原來是這么一會事!”老太太這個時候才恍然大悟。

  然后,也不說話,拿著水杯子揉啊揉的,她想了半天才才開口。

  
醫路坦途最新章節http://www.jkpojb.live/yilutantu/,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 、嬌寵愛妻:乖,到我懷里來 、錯戀成殤:重拾彼岸劫 、重生暖婚:軍少,放肆寵! 、獨家盛寵:總裁的替身新娘 、唐朝第一散官 、大唐第一狠人 、劍魁 、天帝別秀了 、這個領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
胜平负足球彩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