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瑞小說 > 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一十八章 追著來

威武不能娶 | 作者:玖拾陸 | 更新時間:2019-01-15 17:52:46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十月初二的京城,從天明時開始落雨,直到午后才有了陽光。

  此刻已經入秋,一場秋雨一場寒,哪怕日光不錯,這天下午也有點兒陰冷冷的。

  青柳胡同里,光祿寺左少卿黎大人的夫人帶著女兒出府,特特吩咐底下人帶上厚一些的披風。

  黎夫人的馬車出了府門,還未至胡同口,就叫人給攔住了。

  攔車的是個四五十歲的婆子,攙扶著一個二十模樣的小娘子。

  小娘子梳著婦人頭,挺著個差不多足月的大肚子,神態疲憊、風塵仆仆。

  車把式雖不爽快,可面對一個大肚婆,脾氣就收斂了些:“二位有什么事兒嗎?”

  小娘子探頭往胡同深處張望,婆子賠笑著道:“這位小哥兒,工部徐侍郎是住這兒吧?哪一家是呀?”

  車把式當即答道:“往里頭,那棵老樹對著的就是了!

  婆子道了謝,退后兩步把路讓出來。

  馬車正要駛動,黎夫人聽見外頭對話,撩開了車簾子,上下打量著那兩人,道:“二位尋徐侍郎府上是有什么事兒嗎?看這模樣,似是長途跋涉而來,是徐家在老家的親戚嗎?”

  徐家未入仕途前,祖上就是商賈,在老家也有不少產業。

  不止是徐家,京中好些人家都如此,三五不時的會有老家親人來投奔,黎家自個兒也有來尋的親戚,可眼瞅著臨盆還登門的,黎夫人都是頭一次見。

  婆子答道:“我們娘子不是徐家老家的親戚,但我們是來投奔的,一路從荊州追著來,可算是抵京了!

  小娘子沖婆子搖了搖頭,對黎夫人一笑致意,便順著車把式的指點往胡同里去。

  而黎夫人,剛剛婆子的那句話,讓她的眼珠子都直了,探著頭追看著小娘子的背影。

  婆子的話中雖沒有提及身份,但“荊州”來的,就已經夠明白了。

  徐家與荊州府有牽連的,不就是上個月才從兩湖回來的徐硯嗎?

  而且,還是“追”著來……

  那小娘子的肚子……

  這么一想,黎夫人對出門都不耐煩了,讓人掉頭回府,看徐家門外會有什么動靜,又讓人去西林胡同秦夫人那兒報個信。

  黎大人是秦大人的下屬,黎夫人今日原是要去拜訪秦家的,可眼前的事情,比拜訪要緊多了。

  得了第一手的消息給秦夫人送去,才是正途。

  秦夫人一定也是這么想的。

  再說那小娘子,扶著大肚子走到了徐家外頭,婆子敲開了徐家門。

  門房看著全然眼生的兩人。

  小娘子道:“徐大人在府里嗎?荊州府曲氏求見大人!

  徐硯今兒休沐,正在書房里整理材料,一年間在兩湖的見聞、救災重建的心得,都要一一記下來,以備將來參考、回憶。

  門房上來報,徐硯皺眉沉思,半晌都記不起什么曲娘子。

  只是,官員們在兩湖救災時,常常會遇見百姓求助,大小事情都有,能幫著解決的,大伙兒都會應下。

  徐硯也應過一些,有些辦成了,有些因為實際狀況影響而擱置了,他想,曲娘子大抵是求助中的一位吧。

  “把人請進來,”徐硯說完,想到對方是女眷,他在書房里相見并不合適,便起身往花廳去,與身邊人道,“把夫人也請到花廳!

  報信的人垂頭道:“那位娘子說她不進府了,就在府外與老爺說幾句!

  徐硯聽完,并沒有多想,也就應了。

  有些百姓就是這樣的,不得不與官府打交道,偏偏又畏懼做官人,不愿意進府衙大門,同樣的,一個婦人不肯進官員宅邸,也不意外。

  既然是在府外相見,倒也不用特特等待楊氏,徐硯走出府門,看著那曲娘子,問道:“這位娘子尋在下有什么事兒嗎?”

  曲娘子一見到徐硯,眼淚簌簌就落下來了,一雙眸子全是水霧,什么話也沒有說,就只顧著哭。

  百姓求助,多是遇見了不公之事,見了官老爺就哭的,十之七八。

  徐硯見怪不怪,也不勸解,讓人端了把凳子到門外,讓她先坐下來。

  曲娘子依言落座,靠著婆子垂淚。

  婆子摟著曲娘子,與徐硯道:“徐大人,娘子的父母都過世了,先前置辦了他們二人的后事,再回到荊州府時,您已經啟程回京了。

  事情只有您能做主,我們娘子就一路追著來,可憐呦,挺著個大肚子,行一路病一路,路上盤纏花盡,好不容易才到了這兒。

  哪怕您為難,您也該給個說法,拿個主意!

  徐硯自然也看到了曲娘子的肚子,暗暗嘆了聲“女子不易”,孕中本就難捱,還要行那么遠的路,其中辛苦不用言辭就能想象。

  這般辛勞都要來尋他,大抵是家里遇上了擺不平的事兒。

  徐硯道:“有事兒便說,在下能幫得上的,肯定不推托!

  曲娘子抬起淚眼,問道:“那我腹中的孩子,你要如何安置?”

  此話一出,徐硯額頭上的青筋突突直跳,突然覺得事情并不簡單。

  他后退一步,遲疑道:“曲娘子這話是什么意思?”

  “我知大人為難,也知道我不該尋來,最初時大人便說過,等離了兩湖回京,你我便是陌路人,可……”曲娘子深吸了一口氣,眼神中帶著堅毅,“您裝不認得我,我不傷心,可孩子呢?我知您家中良妻,我也從未想過入府,可孩子是你徐家血脈,跟著你徐侍郎,他往后才會有好前程,我再過小半個月也該生了,生下來,孩子給你,我回兩湖去,如你所說的做陌路人!

  徐硯聽得目瞪口呆,他根本沒有想過,好端端會冒出一個人來,說腹中懷了他的孩子。

  這是什么狀況?

  別說徐硯驚訝,門房上的徐家仆從們都一臉震驚。

  徐家在夫妻之道上向來嚴肅,除非正房常年無所出,否則是不納妾室、不收通房的。

  不說徐硯、徐馳,徐老太爺也沒有過偏房,只是前頭正妻死了續娶而已。

  這樣的徐家當家人,會在外頭弄出個孩子來?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節http://www.jkpojb.live/weiwubunenqu/,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 、嬌寵愛妻:乖,到我懷里來 、錯戀成殤:重拾彼岸劫 、重生暖婚:軍少,放肆寵! 、獨家盛寵:總裁的替身新娘 、唐朝第一散官 、大唐第一狠人 、劍魁 、天帝別秀了 、這個領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
胜平负足球彩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