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瑞小說 > 旺夫小啞妻

814、難辦(1更)

旺夫小啞妻 | 作者:葉染衣 | 更新時間:2020-01-22 10:36:43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一場秋雨,阻住了宋家兩房回京的腳步。

  正屋臥房里,年邁的老大夫正在給額頭上敷著冷毛巾的宋婆子診脈。

  宋老爹、宋二郎和溫婉在一旁緊張地看著。

  二郎媳婦還在自己房里昏睡著。

  進寶、柒寶和多寶三個小家伙被關在東廂房不讓出來。

  宋巍撐傘站在院里,問宋元寶的書童端硯,“讓人去催大少爺了沒有?”

  端硯忙不迭點頭,“已經去了,可能縣學隔著這兒有些遠,老爺別擔心,少爺會回來的!

  宋元寶也是一早出的門,去找當年的同窗聚會,帶上葉翎,是想讓她看看他土生土長的平江縣。

  宋巍蹙蹙眉頭,“你辛苦跑一趟上河村,請族長盡快召集族人,我跟著便去祭祖!

  既然馬上走不了,就把重要的事先做了。

  端硯得令,穿上蓑衣去外面趕了馬車朝著上河村方向去。

  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低低的說話聲,不多時,宋元寶和葉翎出現在大門處。

  二人一饒過影壁,就見宋巍撐傘立在院里,面色十分沉重。

  之前去催的小廝什么也沒說,宋元寶以為宋巍怪他出去那么久,上前解釋道:“本來聚會早結束了,我帶著阿瑤四處轉了轉!

  葉翎的處境很是尷尬,撐著傘不方便行禮,她只得低下頭,聲音細弱地喊了聲爹。

  宋巍默了許久,才說:“進去看看老太太!

  這話,怎么聽都不吉利。

  宋元寶心里咯噔一聲,緊跟著面色一變,“奶奶怎么了?”

  宋巍沒有解釋,他聽到東廂房里柒寶在哭,轉個身就去哄娃了。

  宋元寶和葉翎對看一眼,見葉翎眼眶紅紅,宋元寶柔聲道:“寶寶別怕,不會出事的!

  說著握了握她有些冰涼的小手。

  夫妻倆走到門口收了傘,挑開簾子就見云霞玲瓏幾個小丫頭在偷偷抹淚。

  宋元寶臉色更不好,也不問什么,加快步子就直奔里間。

  老大夫剛摸完脈,蹙著眉頭說老太太是怒火攻心,得溫養,靜養,不能顛簸勞累,更不能再受刺激。

  宋元寶聽了,滿面疑惑,“誰惹得奶奶生這么大氣?”

  宋老爹看了滿身雨露氣的小兩口一眼,嘆息一聲,沒說話。

  宋老爹都沒吭聲,宋二郎更不敢多言,這會兒心煩意亂,只恨寧州隔著京城太遠,等回京,姣姣只怕都已經被安埋了。

  宋元寶雖然平日里瞧著大大咧咧,心思卻不粗糙,察覺到屋里所有人的眼眶都不同程度的紅,他最后將視線鎖定在溫婉身上,走到她身邊,低聲問,“娘,到底發生什么事兒了?”

  溫婉看了眼床榻上虛張著眼的婆婆,不敢在她面前提及宋姣分毫,只對小夫妻倆使了個眼色,然后轉身出去,挑簾站到門外。

  宋元寶和葉翎急忙跟了出來。

  宋元寶從未見過家里氣氛這么沉重凝肅,他沒來由地有些心慌,聲音也帶了幾分顫抖,“娘……”

  “你大妹妹沒了!睖赝癫恢约汗牧硕啻蟮挠職獠虐堰@話說出來,“你謝正表叔寫了信來,自己看吧!

  她實在無力解釋,只得把謝正的書信拿出來給宋元寶看。

  宋元寶看完,當即捏緊拳頭,牙齒咬得吱吱作響,“那個小……”

  他本來想罵“小賤人”,意識到在長輩跟前,又收了口,“等我回京,絕對饒不了她!”

  葉翎擔憂道:“我先前見老太太病得不輕,可能一時半會兒沒辦法啟程!

  溫婉的眼眶漸漸濕潤,指甲死死摳著掌心,麻煩的事何止這一樁,老太太一旦回京……

  她腦子里掠過之前在婆婆屋里閃現的預感,只覺得胸口像被人挖了一刀,鉆心的疼。

  抽抽鼻子,盡量讓自己冷靜下來,溫婉問宋元寶,“你爹呢?”

  “爹去東廂房了!彼卧獙氈噶酥,“先前柒寶好像在哭!

  溫婉沒再理會二人,也沒撐傘,淋著雨走了一段,剛到東廂房門外就見宋巍出來。

  瞧著她身上有些淋濕,宋巍抿了抿唇,“怎么不撐傘?”

  溫婉低著頭沒有回答,過了會兒道:“相公,讓娘留在寧州吧,我們自己回京!

  宋巍見她不對勁,側身為她打開簾子,“屋里說!

  溫婉順勢走了進去,柒寶已經哭累在小榻上睡著,進寶和多寶乖乖地在里間坐著,大概也是察覺到氣氛不對,沒敢鬧。

  溫婉在外間圓桌前坐了,聲音說不出的難受,幾乎是與眼淚一塊奪眶而出,“我預感不好,娘要是跟著我們回京,會被宋琦活活氣死!

  怕宋巍承受不住,她都沒敢說婆婆一旦死了,宋巍就得辭官回寧州守制三年。

  楚國以孝為先,便有這么一條規矩,但凡在編官員,不論在何處任職,只要家中長輩過世,就得辭官回祖籍守孝,這叫“丁憂”。

  而且這三年內,朝廷不得強迫他處理政務,更不得隨意任用,否則叫“奪情”。

  宋巍俊美的面上微微有些泛白。

  溫婉繼續說:“姣姣的死本就讓娘心存愧疚,她這會兒一定恨死宋琦了,所以……”

  “這件事很難辦!彼挝『币姷姆噶顺。

  自家娘的性子,沒有誰比他更清楚,在這件事上,娘不可能袖手旁觀,更不可能踏踏實實躲在寧州,誰要是強迫她留下,那才真要出事。

  果然,宋巍話音才落,正屋那邊云霞就小跑著來東廂,因著沒有丫鬟守在外頭,只得隔著門板喊,“老爺夫人在里面嗎?”

  溫婉應了聲,“在,你進來吧!”

  云霞挑簾進來,屈膝對二人行了個禮。

  溫婉問:“大夫走了沒?”

  “走了!痹葡键c頭,“玲瓏她們正在煎藥!

  “那你過來是有什么事嗎?”

  云霞的神情有些掙扎,好久才道:“老太太讓我來問問老爺夫人,怎么還不安排人啟程回京!

  溫婉聽罷,看向宋巍。

  可能是心里憋著一口氣,哪怕怒火攻心都吐了血,老太太仍舊支棱著眼皮子。

  既是醒著,那剛才老大夫的話她一定聽到了,聽到了還要求回京,可見是怒到極致,不親自處置了宋琦咽不下那口氣。

  見宋巍不吭聲,云霞突然哭了起來,“老爺,夫人,老太太情況很不好,倘若這個時候回京,會出事兒的,你們快想想辦法吧,總得等好全了才能走!”

  宋巍站起身,“我去見見她!

  云霞松了口氣,跟在宋巍后頭出了東廂,去往老太太的屋子。

  見到宋巍進來,宋婆子閉了閉眼,似在平復情緒,然后問他,“都準備好沒?”

  宋巍道:“外面正下雨,不宜出行!

  “再不走,連我孫女兒的尸骨都見不著了!”宋婆子突然激憤起來,瞪圓了眼睛,“到底是下雨不好走,還是你要把我撂在這兒自己走?”

  “娘,宗祠的事剛敲定,還沒正式祭祖,兒子走不了!

  宋巍在榻前坐下,伸手給她拉拉被子。

  “你走不了,我走!”宋婆子胸口急劇地起伏著,呼吸開始短促。

  “寧州隔著京城太遠,再急這一個晚上也不可能馬上趕到!彼挝”M量安撫著,“等過了今夜雨停了,娘有所好轉,咱們明天一早就啟程!

  宋婆子聽著這話,情緒總算緩和下來,冷哼一聲,“我知道你們小兩口在打什么主意,京城我是一定要回的,宋琦那個賤蹄子,我也是要親手打的,你們敢攔,那就是逼著我死在寧州!”

  宋巍深吸口氣,他就知道會是這樣,娘強勢了一輩子,哪怕是病倒也不肯服軟,更何況事情鬧得這么大,她心里有氣,不讓她走,她真有可能氣死在寧州。

  “沒人攔你!彼挝〉溃骸昂煤眯菹,按時喝藥,若是明日有好轉,就趕早啟程!

  囑咐完,他出了屋子。

  天色擦黑的時候,端硯才從上河村回來,說族長已經在挨家挨戶去通知了,問宋巍什么時候過去祭祖。

  宋巍隱在夜色中的俊臉,前所未有的凝重,只回了兩個字,“馬上!

 。}外話------

  我今天加厚了鍋蓋……頂著先
旺夫小啞妻最新章節http://www.jkpojb.live/wangfuxiaoyaqi/,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 、嬌寵愛妻:乖,到我懷里來 、錯戀成殤:重拾彼岸劫 、重生暖婚:軍少,放肆寵! 、獨家盛寵:總裁的替身新娘 、唐朝第一散官 、大唐第一狠人 、劍魁 、天帝別秀了 、這個領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
胜平负足球彩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