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瑞小說 > 王妃從良王爺請指教

第七十三章 惡毒心思

王妃從良王爺請指教 | 作者:爽口云吞 | 更新時間:2019-07-14 12:17:40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歌武新紀元 、醫路繁花 、三國雙絕 、神級小商鋪 、魅王寵妻:鬼醫紈绔妃 、我的貼身; 、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一世傾城) 、生活在美利堅的森林游俠 、透視兵王在都市
  “小姐,那個叫紅杏的丫頭去了趙侍妾那里,兩人不知道說了什么,聽說趙侍妾情緒很是激動,像是受了什么大的打擊一樣,紅杏走了之后把整個屋子都砸了。而且后來寶珠郡主去看趙侍妾的時候還被趙侍妾狠狠罵了一頓趕了出來,說讓她以后沒事就不要去她那里了。小姐,你說這是不是太奇怪了,趙侍妾不是一直都將寶珠郡主當眼珠子一般疼的嗎?”丹砂很是疑惑不解。

  宇文伽南放下了手上的筆,活動了一下筋骨問道:“趙侍妾真的這樣對寶珠郡主說的?”

  丹砂點了點頭,“奴婢收買了趙侍妾院子里的一個小丫頭,是小丫頭躲在院子外親耳聽到的,還說看到寶珠郡主最后怒氣沖沖的離開了,嘴里還嚷嚷著說以后請她來她都不來了!

  “這樣啊……”宇文伽南眼里閃過了一抹深思。

  確實如丹砂說的那樣,趙侍妾統共就生了宇文梟珩和宇文寶珠兩個孩子,現在宇文梟珩死了,她就剩下宇文寶珠一個孩子了。她本來就很疼愛宇文寶珠,宇文梟珩死了之后就更是將宇文寶珠當眼珠子一樣,現在怎么會好好的沖她發脾氣,還讓她以后沒事不要去她院子了呢?

  還有這個紅杏,到底對趙侍妾說了什么……想讓人從這個紅杏嘴里挖出點什么東西來想來是不可能的了。紅杏并非普通的丫鬟,而是經過了專業訓練的專業細作殺手,絕對不是普通丫鬟那樣隨隨便便用利益相誘就能讓她吐出真話來的。

  若是他們直接將人捉起來審問,先不說能不能審問出來了,打草驚蛇就不好了。就像父王說的,他離開了京都,但凡有異心的人肯定會捉住這次的機會來做點什么的。他們也好趁此機會把這些人,這些事都解決了。

  她沉吟了一會兒之后說道:“繼續讓人好好盯著趙侍妾,還有楊側妃。把她們盯緊了,還有她們院子里的人,每天做了什么,去了哪里,和什么人接觸過這些都要盯緊了,每天過來匯報給我!

  丹砂點了點頭,“那馮側妃呢?”

  宇文伽南眉頭蹙了蹙,然后搖了搖頭,“馮側妃先不用管,馮側妃是個聰明的人,不會在這個時候做什么不該做的事情!倍荫T側妃的身份……

  “好,奴婢知道的。奴婢會讓人盯著他們的!

  宇文伽南擺了擺手,丹砂福了福身之后就準備離開了。才轉身就看到鳳明陽負著手走了過來。

  “王爺!

  鳳明陽點了點頭腳步不停走了進去。

  宇文伽南看到他便將丹砂匯報過來的事對他說了說,然后問道:“你說趙侍妾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鳳明陽坐了下來,屈起手指在桌面上輕輕地敲了敲,思索了一下才說道:“也有這個可能。畢竟這個紅杏身份不簡單,若是查到了什么也說得過去!

  而且……咳咳,說不定岳父在臨走前還做了什么,故意將這些事透露出了一點端倪來,引誘了這個紅杏上當,順著去查的話,很快就會查到一些蛛絲馬跡來的。

  她眉頭一皺,“趙侍妾要是知道了什么,那她肯定會跟楊側妃和馮側妃說,盡可能的將這兩人拉到自己的陣營里來?磥砦覀円崆白龊脺蕚,你讓人去盯著趙家吧,趙侍妾要是想做什么,肯定會聯系趙家的人!

  趙家本來就是皇帝的近臣,若是能除掉父王,讓攝政王府消失,那可是一件大功,足夠讓趙家再繁榮兩代了。

  她腦子飛快的轉著,不過是瞬間心思就不知道拐了多少個彎,想了多少事,心里很快便有了想法。

  鳳明陽點了點頭,“你不用擔心,這些事我已經讓人防著了,若是他們有什么動靜,我們會第一時間知道的!

  說著宇文伽南忽然想起了什么,側頭看著他,“父王離開之前是不是把攝政王府一支隱蔽的護衛隊交給你了?”

  鳳明陽挑了挑眉沒說話。

  瞧他這反應宇文伽南心里就已經知道了,心里微微一松。如果是這樣,那倒是能安心一點,不然的話怕是會很麻煩啊。

  宇文雍離開了京都,攝政王府表面看起來一如既往平靜,按部就班,并沒有什么異樣。王府內內外外井然有序,下人也是各司其職,穩得很。就是幾個主子并沒有出門,都待在了府里,看樣子像是要避避的樣子了。

  宇文雍一離開,京都各路人就盯上了攝政王府,攝政王府外都不知道有幾拔人在暗中盯著了。

  宮里,皇上這心總算是舒坦了不少。宇文雍一離開他就覺得鼻子里呼吸的空氣都香甜了許多,宮里那些早就看看膩了的景色也多了幾分吸引力,連之前覺得不太舒服的身子都舒適了許多,覺得身子也輕松了,腦子也清醒了?傊褪歉吲d!

  這么多年了,宇文雍很少離開京都,讓他有種巨石壓在自己頭上的感覺,這一次他終于有了一種巨石要搬開了的輕松感。

  所以皇上這會兒心情很好的由幾位妃子陪著在皇宮花園里逛著,臉上也難得的帶著幾分輕松愜意的笑容;噬仙磉吀娜瞬皇腔屎笠膊皇悄贻p得寵的妃子,而是蘭貴妃。

  自從上次宇文龍啟死了皇上大病一場的時候蘭貴妃細心照顧,衣不解帶的,讓皇上很是感動,又想起了那個死了的兒子禮親王。于是皇上對蘭貴妃便多了幾分憐愛和看重。

  皇上扶著蘭貴妃的手,身后還跟著幾個年輕的妃子和一大群宮女太監,漫步在花園里。

  京都的冬天很冷,景色自然是沒有其他季節好的,即便是皇宮的花園,能入眼的景色也是少了許多的。不過呢這并不影響皇上的心情,他饒有興致的和蘭貴妃在花園里興致勃勃的逛著。

  “看到皇上面色紅潤,精神抖擻,臣妾這心就安了!碧m貴妃說道。

  “愛妃擔心了,孤現在覺得是精力充沛,好像是回到了十幾年前!”皇上一副意氣風發的樣子,那模樣真的好像自己回到了十幾年前一樣。

  蘭貴妃笑了笑說道:“可不就是嗎,皇上看起來年輕了十幾歲呢,讓臣妾都有些不好意思和皇上站在一起了!

  皇上被蘭貴妃的話逗得哈哈大笑,“愛妃這嘴巴還是一如既往的會說話呀,就數愛妃說的話最得孤的心了!

  蘭貴妃抿唇笑著說道:“那是因為臣妾說的都是實話,假話臣妾可不會說!

  皇上又是一陣哈哈大笑。

  跟在后面的妃嬪聽到皇上的笑聲,不由得咬了咬牙,狠狠的瞪了一眼蘭貴妃的背影。心里暗暗罵道:都一把年紀了,還妖媚惑主,真是不要臉?墒峭瑫r心里又嫉妒的不行,起碼蘭貴妃還能哄得皇上開心,得到皇上的寵愛,她們年輕倒是年輕,可奈何皇上看都不看一眼,真是氣殺人。

  “愛妃呀,你最近可有寫信給鄭將軍?”皇上佯裝不經意的問道。

  蘭貴妃不疑有他,回道:“不瞞皇上,臣妾已經許久不曾寫信給父親了,父親和哥哥在前線為了西唐而奮戰,臣妾又怎么好去打擾,讓他們分心呢?有什么等他們回來再說吧!

  皇上點了點頭,“愛妃一直都是個體貼懂事的,只是……”皇上似乎欲言又止。

  蘭貴妃作為眼下皇上最寵愛的妃子,對皇上的心思把捏自然是十分到位的,一下子就猜到皇上問起這事肯定是別有心思。

  于是蘭貴妃嬌嗔的看了皇上一眼,很是直白的說道:“皇上又欺負臣妾了,皇上明知道臣妾一直都是一個愚笨的人,皇上又何必要臣妾一頓苦猜呢?”

  換做是別的妃子這么對皇上說話,肯定少不了一頓挨罵,訓斥,但是換成是蘭貴妃,皇上卻并不覺得生氣。因為在皇上心里,蘭貴妃就是這樣一個人。嘴巴甜會哄人,但是卻沒有太多的歪心思,心眼也直,不然也不會把禮親王養成那樣的性子了。

  也正是因為蘭貴妃這樣性情皇上才寵愛了她這么多年。這兩年雖然有些冷落了她,但是也從沒忘記過她,現在更是因為前段時間蘭貴妃的照顧而讓她復寵了。

  “你啊你,都這么多年了,性子還跟十幾年前一樣,也就只有你敢這樣跟孤說話!

  蘭貴妃福了福身,笑著道:“這不是因為有皇上寵著嗎?不然臣妾哪里來的膽子?”

  皇上又笑了笑,然后給身邊的太監遞了個眼色,太監馬上就領會到皇上的意思了。他彎著身子退了一步然后回頭打了個手勢,后面跟著的人就都停下了腳步。幾個妃子有些不滿的看著前面的蘭貴妃,很是不服氣,憑什么蘭貴妃能陪著皇上走,她們就要離這么遠,憑什么呀!

  有幾個最近得寵的妃子不服氣的想要上前去,立刻就被攔了下來。

  “各位主子還是在這里等著吧,若是皇上有了召喚,自然會讓各位主子上前去,F在還請各位主子三思啊!贝驍_了皇上那可是大罪過,管你是不是受寵,寵不寵還不得是皇上說了算。

  被攔了下來的宮妃狠狠的瞪了一眼說話的太監,到底是不敢亂來,只得憤憤的站在原地等著。

  “愛妃啊,你也知道現在攝政王離開了京都去了戰場,和鳳歧國的軍隊打仗了。愛妃更應該知道孤和攝政王之間的關系,攝政王貪戀政權,把控朝政,讓孤很是受制于人,想要大展身手都不行。這么多年孤就希望有一天孤能真真正正的做西唐的主人,而不是半個主人,F在好不容易才有了一個這樣的機會,孤是萬萬不能放棄!”

  “愛妃,鄭將軍是我西唐大將,得十萬將士擁護,這趟攝政王去邊關,肯定會和鄭將軍聯手擊退鳳歧國軍隊?扇羰菙z政王真的將鳳歧國軍隊擊退了,那他就會凱旋而歸,到時候他在朝中的聲望必定又會達到一個頂峰。那孤這個皇上……”

  蘭貴妃面色微微一變,下意識的壓低了聲音,“皇上是想讓臣妾寫信給父親,讓父親在和攝政王打仗的時候……”

  皇上深深的看著蘭貴妃,“如此一來就能毀掉攝政王,就能幫孤除掉一個心頭大患!

  “可是皇上,這可是牽涉到整個軍隊的安危!一個不慎,幾十萬將士可就……”蘭貴妃一臉震驚。

  戰場上可容不得出半點差錯,不然將士要丟了性命,就連鎮守的城池也會丟掉,那就是千古罪人了!皇上這是瘋了嗎?為了除掉攝政王,竟然要拿幾十萬將士的安危來冒險。

  “愛妃啊,孤何時說過要拿幾十萬將士的性命來冒險了?他們是為了孤,為了西唐在戰場上拼命,孤怎么可能會拿他們的性命開玩笑呢?鄭將軍是大將軍,對行軍打仗的事再熟悉不過,恐怕就連攝政王都沒有他這般熟悉。只要他稍微做點什么,讓攝政王跌個大跟頭就可以了!被噬陷p描淡寫的說道。

  蘭貴妃明白皇上話里的意思。

  在戰場上刀劍無眼,任何事情都無法意料,危險重重,一不小心就要馬革裹尸,戰死沙場。攝政王到了邊關肯定是會領兵出戰的,若是有人給敵方通風報信,或者是暗地里更改作戰計劃,又或者是后方糧草沒有能及時跟上,援兵不能及時救援……后果可想而知。

  要做這些事小兵小將怕是不行的,但是父親和哥哥……父親是大將軍,哥哥也是副將,即便攝政王去了邊關取而代之,但是父親的位置依然不會改變太多。所以父親是最適合的人選,只要暗中做點手腳,那攝政王很有可能就永遠都回不來了!

  “愛妃,難道你忘記了禮親王的仇了嗎?禮親王是南平郡主夫妻害死的,可只要攝政王還在的一天,愛妃你就永遠都沒有機會報仇。你就要眼睜睜的看著害死了禮親王的兇手逍遙自在,榮華富貴。愛妃難道你真的甘心?”皇上不緊不慢的說道。

  果然,提到禮親王蘭貴妃的面色立刻就變了,眼底泛起的痛苦并沒有因為時間的流逝而減弱半分。

  “皇上……”

  “愛妃放心,不管鄭將軍做了什么,孤都可以保證不會牽連到鄭家,更加不會牽連到鄭將軍,只要鄭將軍辦妥此事,孤會給鄭將軍封侯,讓你鄭家成為侯爵之家!”皇上許出了自己的諾言。

  蘭貴妃眸色一動。

  皇上捕捉到了蘭貴妃微動的神色,眼底閃過了一抹意料之中的笑意。

  “愛妃,孤對你怎么樣愛妃你心里應該清楚,若是鄭將軍辦成了此事,孤只會對鄭家更加倚重,愛妃你也會是后宮第一人,除了皇后的位置,其他的孤都能給你!被噬仙焓掷×颂m貴妃的手,緊了緊。

  蘭貴妃咬了咬唇,眸色閃爍不定,最后咬了咬牙,深吸了一口氣,然后緩緩退開,朝著皇上福了福身,恭順的道:“臣妾愿意為皇上做任何事,鄭家也必定誓死效忠皇上。臣妾別的不多求,只求事成之后皇上能將南平郡主夫妻交給臣妾處置,臣妾要為禮親王報仇!”

  皇上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容,伸手扶起了蘭貴妃,“愛妃放心,事成之后孤一定會將南平郡主兩夫妻交給愛妃處置的,那時候愛妃想怎么樣就怎么樣!

  蘭貴妃笑了笑,“那臣妾就先謝過皇上了!

  “那鄭將軍……”

  蘭貴妃忙說道:“皇上放心,回頭臣妾立刻就給父親寫一封家書,臣妾會勸父親答應此事的。父親一定會明白皇上的苦心和處境,也一定會幫皇上的!碧m貴妃信誓旦旦。

  聽了蘭貴妃的話皇上心里松了一口氣。

  蘭貴妃也不問皇上為什么不直接跟父親聯系,讓父親做那些事,因為她心里很清楚;噬线@里要利用她的手來勸服,或者是威脅鄭家為皇上辦這件事。父親最是寵愛她這個女兒,當初逼不得已將她送進宮之后父親就一直很后悔,很愧疚,若是她開這個口,父親一定會答應的,即便是違背良心也一定會答應的。

  對于這一點皇上心里是再清楚不過了,所以他才會想要借蘭貴妃之口去勸說鄭將軍。而只要蘭貴妃答應,皇上就知道這件事是成了。

  又了結了一樁心事,皇上的心情頓時又輕松了不少,更高興了。就這樣牽著蘭貴妃的手在花園里逛了起來。這一幕讓后面年輕的妃子看到是嫉妒得不行,眼睛都紅了。

  從花園里離開之后蘭貴妃回到自己的宮里馬上就開始寫信了,信寫好之后她馬上吩咐人將信送了出去。

  這封信從蘭貴妃宮里離開之后卻不是送出了宮,而是到了皇上手里;噬喜痖_看過之后十分的滿意,重新將信封好這才命人將信送往了邊關。
王妃從良王爺請指教最新章節http://www.jkpojb.live/wangfeicongliangwangyeqingzhijiao/,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 、嬌寵愛妻:乖,到我懷里來 、錯戀成殤:重拾彼岸劫 、重生暖婚:軍少,放肆寵! 、獨家盛寵:總裁的替身新娘 、唐朝第一散官 、大唐第一狠人 、劍魁 、天帝別秀了 、這個領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
胜平负足球彩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