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瑞小說 > 神級奶爸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進入深處的辦法

神級奶爸 | 作者:單王張 | 更新時間:2020-01-22 11:45:18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第七山山頂地域的邊緣,圣雷宗主門的一個洞府內。

  一具身體,氣息節節攀升。

  嘶!

  他驀然睜開雙眼,目中震驚:

  “那到底是什么手段?”

  “控雷能達到那種程度?”

  “張寒陽,此子不可留!

  他目中掛上怨恨:“該殺,全都該殺!

  嗖!

  他立即起身,前往圣雷宗的總殿。

  ......

  “結,結束了?”

  水天仙君等人一臉迷茫。

  “他們全都死了!蔽淞_仙君懷疑人生了:“我的天,二長老,你竟然,你竟然這么猛?這豈不是說,你一個人,都能干掉我們這些了?”

  “這......”

  隨著武羅仙君的話,眾人心中微涼。

  “巔峰渡劫?”

  水天仙君低聲問道。

  看著架勢,是要認大哥!

  “在這里可以!

  張漢搖搖頭,平緩道:”雷溪領域,對控雷宗的人能提升三四成戰斗力,我比他們多幾十倍吧!

  “幾十倍?”水天仙君摸了摸額頭。

  大家屬實有些被嚇到了。

  這時候,張漢眉頭微皺,感受遠方的動靜:

  “快走,有大恐怖降臨!

  滋啦!

  來不及多說,張漢右手一揮,消散掉雷靈之域,一道道雷電在隊伍四周,他們快速向下而行,緊貼沼澤地,向前快速穿梭。

  剛走出去三分鐘,遠遠可以看到,一陣黑色大霧,在他們剛剛的地方,不斷吹拂,像是龍卷風般,隔著遙遠的距離,都能感受到其中恐怖。

  短短十幾秒。

  剛剛被破壞掉的雷溪,在黑色龍卷風之下,重新匯聚而成。

  “那是什么?”

  岳無為低聲問道,都擔心說話會不會引來注意。

  “未知的恐怖!

  張漢開口道:“不知道里面存在了什么,但絕對不好招惹!

  “哦對了!

  武羅仙君深深地嘆口氣:“哎,三雷仙君方才之言,我們.....還是要有心理打算!

  “他來大秘境的竟然是分身?”水天仙君深皺眉頭:“如果是的話,圣雷宗會不會真的對云霄宮出手?”

  “事情往往都是因小鬧到大!蔽淞_仙君說道:“哪怕圣雷宗不出手,但他三雷仙君帶人來,我們也不好過,如果斗起來,圣雷宗,那是超級宗門,對他們來說,云霄宮可有可無,或許還是會動手!

  語氣中也充滿了對未來的擔憂。

  “無妨!

  張漢沉聲道:“等小金在這里突破,出去后,我們自會安然無恙!

  “小金突破了也才八階,可以嗎?”水天仙君不確定道。

  “可以!

  對此,張漢給出了肯定的答復。

  他如今七階巔峰。

  突破八階的話。

  都可以斗的過靈汐仙君。

  那也是堪比圣地老祖的人物。在巔峰渡劫,也處于上游水平。

  而圣雷宗,超級宗門的掌教,大部分都是巔峰渡劫的中下游層次,哪怕他很厲害,張漢也有著強大的底氣,這些底氣,源于底牌。

  “能來也好,正好試試太清仙體的威力!

  張漢心中想法落定。

  隨即,隊伍沒有在停留,一直快速行進。

  對于三雷仙君,他們也有了確定的想法。

  等離開秘境,直接去打聽消息,派人上圣雷宗談判,三雷仙君試圖坑害他人,去討要說法,化被動為主動。

  如今最重要的事情,在水天仙君看來,就是尋找稀有金屬。

  “這大秘境規模如此龐大,在外圍地域都出現了玄寶,里面絕對還有更多的玄寶,可能也會有很多稀有金屬!

  “我們第一目標就是金屬,讓小金突破,才是化解危機的路!

  張漢的強大讓他們心驚。

  但明白怎么回事后,這些人的想法都是金甲巨獸了。

  “過河!”

  離開雷溪領域后。

  前方,又是一片嶄新的地帶。

  危機存在,但每次張漢都能提前感知,并且帶著眾人逃離。

  一個個外層地帶,讓人逐漸心聲疲憊。

  “這大秘境怎么會這么大?”

  水天仙君都暗道奇怪。

  可這仿佛是剛剛開始。

  第七個地帶,第八個,第九個......

  沒想到他們經歷了三十一個地帶。

  到后期的時候,隊伍里也有人負傷。

  但好在沒出現隕落的情況。

  “氣息有了變化!

  “我們好像過去了外層地域!

  “只是這前方是什么情況?”

  武羅仙君等等,看著前方畫面,在沉思著。

  前方霧氣彌漫,和剛剛進來的冰天雪地相似,神識并不能探測很遠的距離,肉眼能見度不高。

  山脈也有所變化,下方的河流,在四處延伸,而正前方,是一個個正方體的巨大石頭,山脈區域,被這些有規則的正方體巨石所替代,一個個整齊的排列,好像是認為擺設在這里一般。

  下方充滿亡魂的大河,向里延伸到霧氣中,感覺巨石之下都是大河之水。

  “氣息的確不一樣了!

  張漢細細感受三分。

  “先過河再說!

  這次沒有拿出金甲巨獸。

  數十次的過河,他們也熟悉了亡魂的攻擊手段,懂得如何防御。

  安穩過河之后,踩在第一個石臺上。

  “一切正常,好像沒什么異樣!蔽淞_仙君不確定的語氣說道:“二長老,你能感受到什么嗎?”

  “感受不到什么!睆垵h搖了搖頭:“這四周的能量更濃郁,能感覺到的大道規則也彰顯的更多!

  “充滿大道規則之地!彼煜删钗跉猓骸斑@種地方,不一般,甚至可以說恐怖,大道規則,那是世界法則,不能違逆,稍有不慎,就是隕落的下場,可能進來的人都清楚,這個大秘境,被世人低估了太多,等消息傳出去,怕是很多圣地的高層隊伍甚至那些老祖,都會親自趕來!

  “邊走邊看吧!

  張漢說道:“一路上沒碰到人,也間接的說明這片地帶比較容易過去!

  進入秘境的隊伍那么多,剛開始還能偶爾碰到幾個,到后來,一個隊伍都碰不到,顯然,他們的速度很快,別人的速度也很快。

  像是車輛稀少的高速路,一直開著鮮能看到車,但站在一個地方不動,時隔一小會就能看到一輛車,秘境中的隊伍正如高速路上的車,不斷前行,奔著大秘境的深處進發。

  “走!

  從一個個石臺上方數十米飛行。

  漸漸地,他們發現了問題所在。

  “空中大道規則呈現的嚴重,飛行越來越艱難!

  “這樣下去,過不久,我們只能在那些石臺上走路,甚至不能飛!

  “禁空領域?”

  “好在每個石臺的距離只有十幾米,我們也能輕松跳過去!

  “你們發現沒?”水天仙君神色一動。

  “什么?”武羅仙君問道。

  “石臺的排布,每個石臺的距離,隨著我們的前行而越來越近!彼煜删f道:“據我觀察,我們飛行半個小時,石臺的距離,已經縮短了半厘米!

  岳無為摸了摸胡子:“宮主觀察的好細致!

  “在這種秘境下,自然要謹慎些!彼煜删⑽⒁恍,還看了眼張漢,似乎有點高興的意思,神色在表達:怎么樣?你沒觀察到吧。

  “觀察細致是個很好的習慣!

  張漢點點頭道:“我們去石臺前行吧,飛行的壓力越來越大了!

  “也好!

  于是眾人踩在石臺上。

  看上去就是普通的石頭。

  他們在石頭上快速行進,片刻就跳躍一下,猶如跑酷般。

  就這樣。

  前行的石臺,在縮短距離。

  漸漸地,石臺的面積也開始增長。

  一開始是長百米的石臺,隨著不斷深入,變成兩百米,三百米,一千米,一萬米......數字還在增加。

  很快,十天過去了。

  四周的大霧也變得淡薄。

  艷陽高掛,天空碧藍。

  視線能看到很遠的地方。

  石臺也跟地面一樣,宛如大陸般龐大,厚重。

  “前方有人群!

  “看上去人數很多!

  “一長排的修士,都在那里看什么?”

  嗖嗖嗖......

  他們的速度加快三分。

  到了附近,觀察后。

  “他們不是同一個勢力!

  “我們先在邊緣地帶看看!

  湊到前頭,人大概站了七八排,很擁擠。

  這里是真正的禁空領域,天空法則遍布,九階渡劫都飛不了五米以上的高度。

  前方的視線被遮擋。

  云霄宮隊伍向側面而行,其中有少數人轉身看了他們幾眼,有認識的勢力,沒有認識的人。

  行走了五個小時,終于找到了人數比較少的地方。

  “那邊是奧納仙君?”

  武羅仙君目光一亮,他傳音解釋了幾句。

  奧納仙君也是一流勢力中人,和云霄宮差不多,兩人相識,去問問他情況,應該可以了解一些。

  走過去后。

  “奧納仙君,好久不見!蔽淞_仙君打招呼道。

  “哦?武羅?”

  那位外觀為中年人的修士轉過頭,笑道:“你們也來了!

  “嗯,你們在這邊是?”武羅仙君問道。

  “在等天橋!

  奧納仙君說道:“看到邊緣的那條線了嗎?”

  他所指的地方,是石臺最邊緣的一條黑色直線,外面大概有一米左右。

  “這條線被稱作法則之線,走過去,可以看到真正的前方場景,在線的里面,只能看到藍天白云!眾W納仙君說道。

  “是嗎?”

  武羅仙君沉吟了下,看向側面,感覺在走幾公里,也能有地方靠近邊緣。

  奧納仙君見狀說道:“你們讓開些位置!

  他指揮自己宗門的一些長老,這點面子還是要給的。

  張漢眾人走過去,當腳步邁過黑色絲線后,前方的景象有了變換。

  沒有了石臺,宛如懸崖峭壁,下面看不到底,有一層白云在翻涌,而前方,有密密麻麻的天橋,每個橋梁,當修士踏上去的時候,橋梁和石臺的連接斷開,向前延伸。

  同時也有不少人從石臺前方飛回來。

  觀察片刻。

  眾人退了回來。

  奧納仙君說道:

  “你們從那邊來吧,那邊都被超級宗門或者圣地的勢力給占了,因為那邊的天橋出現的頻率快,這邊出現的慢一些,我們要進入大秘境的深處,唯有通過天橋才行,天橋每次最多能容納百人,修士在上面,會變成普通人,真正的普通人,感覺像是一場奔跑游戲,天橋是斷裂開的,有的斷層兩米,有五米,也有十米長,甚至有的數十米,或者完全是斷橋,這種情況就無法跳過去,掉落在空中,恢復身體能量,可以飛回來,這是大道規則所在,沒有危機,能否過去全憑運氣!

  “哦?”

  張漢神色微動。

  他們對剛剛所看到的畫面,也終于可以理解了。

  那些從前方飛回來的人,都是從天橋上掉落或者沒跳過去天橋上斷層的修士。

  站在天橋上,就是普通人,這就是大道規則,讓你是凡人,你就是凡人,這就是整個修仙界所存在的大道規則,處于無上的存在。

  “這里的大道規則太多了!

  “這天橋,又被稱為法則之橋!

  奧納仙君感慨道:“能否前往大秘境的深處,唯有看運氣,能過橋者,才有資格踏上天橋對面的大地!

  “怎么感覺像是一場游戲?”陳川在旁邊小聲嘀咕道:“跟那個田徑賽跑什么似的!

  “你別說,還真有點像呢!泵让日A苏Q。

  “如果有一些異獸的話,或者特殊類型的法寶......”水天仙君開口問道。

  “沒有用,異獸在天橋上,只能變小體型陷入昏睡中,各種靈寶,也無濟于事!眾W納仙君搖頭道:“我們在這里有兩個月了,看到無數人嘗試各種各樣的方法,沒用的,這是法則之橋,只有用自己的力量跳躍過去,或許這也是一場跳躍游戲!

  “你有嘗試過嗎?”武羅仙君說道。

  “嘗試了三百多次,結果都掉了下去!眾W納仙君搖了搖頭:“我在這里的兩月多,也只看到兩批人成功,兩批人都是百人隊伍,有沒通過的幾個,據說那些過橋之人,都跳躍了三十米的距離,以凡人之軀,這有些恐怖,他們在斷層對面,回頭的時候想要說什么,可惜,聲音沒有傳來,大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過橋之難,難于上青天,除非運氣好,斷層少,才能過去!

  說罷,奧納仙君輕嘆:“天橋出現密集的地方,都在哪些大人物的手中,我們這邊的成功率要低了很多!

  “多謝奧納仙君!蔽淞_仙君拱了拱手,告辭道:“我們去側面在觀察片刻!

  “好!

  奧納仙君也拱了拱手,目視他們離開。

  身旁一個手下道:“他們去的方向,天橋出現的次數太少,想要在好地點,也只能排隊了,看著排隊的數量,感覺沒什么機會!

  “他們來的太晚了!眾W納仙君搖了搖頭。

  在這個秘境中,當然是每個勢力只顧自己,讓位置是不可能的,除非被揍服。

  云霄宮隊伍走到側面,終于找到一片位置。

  越過黑色絲線后,站在平臺邊緣。

  觀察兩個小時。

  “我們方才來的地方,的確是天橋出現最密集的地方!

  “來來回回的人好多,去多少飛回來多少,沒有人成功!

  “天橋出現,踩在上面就要開始奔跑嗎?”

  “看他們的樣子,跑的都很賣力呢!

  “......”

  不斷的觀察情況,了解也多了一些。

  天橋不愧是法則之橋,出現后,天橋和石臺的連接部分消失。

  “我們這邊好可憐啊,都不出現天橋!

  萌萌撅了噘嘴,語氣有點不滿。

  這么久也不說出現一個。

  “如果我們向右走的話,走一些距離,會不會還能碰到天橋出現密集的地方?”水天仙君忽然問道。
神級奶爸最新章節http://www.jkpojb.live/shenjinaiba/,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 、嬌寵愛妻:乖,到我懷里來 、錯戀成殤:重拾彼岸劫 、重生暖婚:軍少,放肆寵! 、獨家盛寵:總裁的替身新娘 、唐朝第一散官 、大唐第一狠人 、劍魁 、天帝別秀了 、這個領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
胜平负足球彩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