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瑞小說 > 日月同輝

第670章 半點不憐香惜玉

日月同輝 | 作者:鄉村原野 | 更新時間:2020-01-22 12:47:25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眾人這才放心了些。

  謝耀輝又趁機舉出前事:無論是皇城兵變,還是北疆戰事,新君都是步步為營,勸大家相信他,稍安勿躁。

  眾人一想可不是?

  也許新君這么做,是為了對付江南那一位,而非對這失了名節的小丫鬟癡情不改。

  雖安靜下來,卻都不肯離去,都耗在這;甚至有人想:這么一群臣子站在外面,新君總不好跟那小丫鬟行房的,這也是他們的苦心,可笑亦可嘆。

  再說屋里,王壑抱著那裹得嚴嚴實實的毯子進了臥房外的起居室,“咕咚”一聲丟在炕上,便站在炕邊盯著瞧。

  梁朝云抱著弟弟也跟進來,看一眼炕上裹成一團的毯子和站在炕邊的王壑,躊躇不決,不知把人往哪放才好,總不能還將他們放在同一張炕上。

  正要進臥室去,忽見那包裹動彈起來:這么一蹬,那么一彈,先露出一個頭來,眼看就要有掙開的趨勢,被王壑伸手摁住,再將毯子邊角扯開,用力朝另一邊蓋過去,并推動里面的人翻了個身,滾動著,又裹成一長筒。

  梁朝云見他惡狠狠地壓制著毯子里的人,像滾面團似的揉搓、包裹人家,沒半點憐香惜玉,不由怔在當地,暗想:“他受了打擊太大了!

  正在這時,她懷里的王均也發作起來,哼哼兩聲,努力掙扎。梁朝云忙圈緊了他。王均睜開迷離的雙眼,依稀認出她的面容,喃喃叫:“大姐……”

  梁朝云低聲喚“二弟!”

  王均又叫“娘,娘,我好熱……”

  梁朝云:“……”

  忽聽王壑道:“把他放在炕上!

  梁朝云一怔,隨即應道:“噯!泵ψ呱锨,將王均也放在炕上,一面喚瓔珞拿藥箱來。

  王壑問:“大姐可能解這毒?”

  梁朝云道:“我試試!

  她如此不知眼色地跟過來,就是想要阻止王壑同這小丫鬟行房,拼著所學也要替弟弟和小丫鬟解毒。她倒不像外面那些人排斥小丫鬟,而是覺得這種情形下,王壑若是跟小丫鬟有了肌膚之親,后患無窮。

  瓔珞將藥箱拿了來,又悄然退下。

  梁朝云聽王均不住叫“娘親”,心疼的很,然這時毯子內也傳來嗚嗚咽咽的聲音,她怕王壑一生氣把人給悶死了,忙吩咐王壑照顧二弟,自己在炕沿坐下來,準備先替小丫鬟號脈,等診過脈后再看如何解毒。

  她揭開毯子,掀開那月白色廣袖,伸出指頭,才搭上對方手腕便一愣,急忙凝神細看那手——也很圓潤、白皙,不過骨節分明,大小也不似一般女子之手,心頭震驚,轉臉看向王壑,似乎問:“你早知道了?”

  王壑點頭道:“在密室就發現了!

  這人根本不是小丫鬟,小丫鬟的手細膩柔軟,手指修長,手掌也小得多,他握了那么多次,能不清楚?當時他便冷靜下來,決定先不聲張,把人弄回去再說。于是用毯子把人裹嚴實了,親自抱著。這一抱,越覺得不對——重量不對。他的小丫鬟可沒這么重,身子也輕靈柔軟。

  至此,他已有十足的把握確定這人是江如波,至于他的小丫鬟,恐怕已經金蟬脫殼走了。

  他仿若死里逃生一般慶幸。

  梁朝云也狠狠松了口氣,疑惑問:“這是江二少爺?”

  王壑道:“八成是他!

  梁朝云湊近那臉細看,沒看出破綻,又歪過頭去看她的脖頸處。這一看便看出不對來了,忙伸手到那脖頸下摸索,想要揭開這層皮,看到底是誰。

  誰知那人一把抱住她胳膊,把臉在她胳膊上蹭著,嘴里哼哼唧唧,撐起身子向她依偎過來。

  梁朝云臉一沉,迅速掙脫了胳膊,再探指往他胸口猛戳幾下,那人身子一歪暈倒;跟著,在他脖頸下一摸,“滋啦”一下揭開一張薄如蟬翼的面皮。

  再看炕上的白衣女子,已經露出了真容,不是江如波是誰?虧得他長相還算俊,被揭開了真面目,頂著雙環丫髻,并不顯滑稽,像個真正的女子。

  王壑撿起那面皮,盯著想:“果然有備而來!”翻來覆去看了好一會,眼中意味莫名;又盯著江如波看了一會,問梁朝云道:“他耳朵怎么弄的?”

  難道是臨時穿的耳孔?

  這事當年他也干過。

  梁朝云一邊給江如波號脈,一邊道:“他本來有耳孔,不是才穿的。估計他小時候穿過耳朵!

  有些人家特別珍愛兒子的,會給兒子穿耳朵,充姑娘養,怕夭折的意思;也有人家為了生兒子,將女兒當小子養,諸如此類的民間規矩,都不足為奇。

  王壑俯身細看,果然如此。

  梁朝云號罷,心中已經擬出診治方案:先以金針配合丸藥壓制住毒性,再開方子煎藥慢慢調理。

  于是,分別給他二人施針。

  結果發現,江如波手臂上有許多牙齒印,分明是人咬的,都咬出血了,心一凝——這不會是均哥兒咬的吧?難道他想侵犯均哥兒,均哥兒抵死不從,所以咬他?

  王壑也見了心一動,忙擼起王均的衣袖一看,也有許多牙齒印,觸目驚心,血跡斑斑;頓時臉一沉,眼中戾氣翻滾,猶如暴風雨來臨前的壓抑。

  朝云低聲道:“我明白了,均兒定是不想做對不起你的事,又控制不住自己,便咬自己胳膊,以保持頭腦清醒。至于江二少爺……”她沉吟不決,總覺得這小子比不上自己弟弟有節操,才不會咬傷自己保持清醒呢,沒準這胳膊上的牙齒印是王均咬的,不過看著又不像。

  王壑仿佛看出大姐疑惑,冷冷道:“他怕暴露自己,這么做是盡量拖延時間,好讓觀棋順利離開!

  朝云道:“原來如此!

  又問王壑:“你生氣嗎?”

  王壑緊閉嘴唇不語。

  他當然生氣,不過不是生小丫鬟的氣,而是生那陷害江如波和王均的人的氣。

  他想想就后怕:若是小丫鬟沒金蟬脫殼,真跟王均進了假山密室,這不入流的手段將令他兄弟痛苦一生——不,是他們三人都要痛苦一生;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惹怒李菡瑤,足以改變未來天下局勢。

  他絕不會饒了這人!

  無論他是誰!

  
日月同輝最新章節http://www.jkpojb.live/riyuetonghui/,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 、嬌寵愛妻:乖,到我懷里來 、錯戀成殤:重拾彼岸劫 、重生暖婚:軍少,放肆寵! 、獨家盛寵:總裁的替身新娘 、唐朝第一散官 、大唐第一狠人 、劍魁 、天帝別秀了 、這個領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
胜平负足球彩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