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瑞小說 > 女配修仙回來了

第四百三十三章 危機

女配修仙回來了 | 作者:縈索 | 更新時間:2020-01-15 00:04:14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超強兵王在都市 、九星霸體訣 、近戰狂兵 、重生八零之軍少小萌妻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重生之都市仙尊 、少帥你老婆又跑了 、哥哥萬萬歲
  活人可以放在儲物戒指中嗎?

  活人可以在儲物戒指中生活四五百年嗎?

  如果可以,那長生之法都多了一個!世上的修者們也不用辛辛苦苦修煉了,直接找人煉制儲物戒指就可以了。

  齊光心臟差點停止跳動了,看到齊淑拉完整的從儲物戒指中具顯,然后睜開了那雙古井無波的眼睛。一叢陰暗晦澀的氣息從她身體上傳來,令他靈魂都感覺震顫。

  “你,你……“

  你是死人嗎?

  這個問題,虧得齊光不是當年那個莽撞的小子了,以極大的毅力克制住了。

  齊風仙尊竟然是個死人!誰能殺死仙尊?天道都沒有,雷劫也沒有,她可是仙尊!要么死在無情的時間中,要么死在天劫之下,怎么可能本來就是一個死人!

  一瞬間,齊光對楚夏都產生的動搖。

  不過很快的,他便堅定了信心。

  倒不是立場偏了,而是有先入為主,楚夏若是想要危害星門,想要害他,有太多太多的辦法了,不可能等了幾百年,就為了開這種玩笑。

  “齊風仙尊!晚輩齊光,拜見齊風仙尊!“

  齊淑拉睜開眼睛,眼中黝黑一片,根本沒有齊光的影子。不過她對外界的感知,不完全是眼睛,如同常人一樣眼球微微轉了轉后,她的聲音也如沙啞的破鑼,難聽至極,

  “現在……是……什么……時候!

  “這里是紫宸界!“

  “紫、宸……可是二祖……生存之地?“

  齊光頓時一愣,“二祖?“

  齊淑拉面容僵硬,做不出來任何表情,但感受到這個世界的氣息,眼神就開始變了,“這里是……二祖生存棲息……之地!沒錯……這里有……她的味道!

  這番話,著實令人費解。

  齊光試著猜測,“齊風仙尊,您說的二祖,晚輩不明白。至于您說的氣息,可是那位二祖就在星門之內呢?若是,以您的身份,只要現身,只怕星門上下都會來拜見。至于二祖……就晚輩所知,星門當年幾位長老都是您的晚輩,能被您稱之為‘祖’,并無其人!“

  齊淑拉終于轉過頭,看向齊光。

  齊光將女兒齊溪藏得嚴嚴密密,“晚輩齊光,曾有幸在天宸界見過前輩風采!

  “她人呢?“

  “不知前輩您所說的……“

  “把我挖出來的……縫好我的脖子……還搶走我的大道韻律的……那個女子……“

  “楚夏,已經死去兩百多年前了!

  “她,不可能……死!“

  齊光點頭,“前輩您說的對。楚夏沒有死,她化作一座石像,守候在星門后山!

  “帶我去……“

  三光殿地處偏僻,就距離后山不遠。這一路倒是見到了不少星門弟子,但看到齊淑拉本人,任何星門弟子都不敢靠近了——有關齊風仙尊外貌的畫像,星門弟子可是入門必看呢!

  到了后山,石像眾多。楚夏的那一座是最特殊的,因為她是唯一坐著了,別人都高昂的抬頭,舉手,或者面容嚴肅,凜然不可侵犯。只有楚夏,側身坐著小憩,嘴角帶笑,似沉醉在春風中。

  齊淑拉走近石像,摸了一下石像,聲音沙啞,“不對,這不是她!“

  “前輩,石像當然不是楚夏。楚夏已經死了很多年了!“

  “我說,這不是她!她的神魂……不在這里……“

  “二祖的魂魄,也不在!為什么!“

  齊光完全搞不明白了,但他知道一件事——不能讓齊風仙尊陷入瘋狂之地,不然后果不堪設想!

  “前輩,您是說楚夏的魂魄么?很不幸,她化為石像后,又突然覺醒,曾經幫一個人度過墮魔一擊,最后神魂俱消了。這座石像,是后人為了紀念她,用普通的石頭雕刻而成了!

  齊淑拉聽了,“墮魔?誰?“

  “一個……朋友!他受了楚夏殞身感悟,從而脫了魔體,重新修為仙道!

  “不可能!修了魔道,生出魔胎,不可能轉為仙道。天道不可逆,除了二祖,誰能做得到!“

  齊淑拉有些激動,“待我去見那個人!“

  “呃……我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齊淑拉放過了齊光,盡管她敏感的察覺齊光所言不一定全對,張開手臂,她的如意戰袍如翅膀,在半空滑過一道痕跡,就消失不見了。

  等完全看不到齊風仙尊的影子,齊光才深深吐出一口氣,累到不行,傳信給星門眾,“齊風仙尊蘇醒!“

  ……

  星辰大殿內,長御景質問,“她是你喚醒的!星門上下,都是我一磚一瓦重新建造的,這里不是天宸界!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和過去不一樣,難道你想說,齊風仙尊還能埋在地上幾百年,專門等候你齊光到來那日才飛出來嗎?“

  齊光盤膝坐著,神情平靜,“是,是我進了三光殿,找到當年放下的磚石,按照約定打開了儲物戒指!

  “什么,你說儲物戒指?這么多年,齊風仙尊一直呆在儲物戒指中?“

  “這不對啊,齊風仙尊是人,人在儲物戒指中,幾百年不吃飯不喝水,還不呼吸?這,這不是死人嗎?“

  齊光道,“你們別疑神疑鬼了,沒錯。齊風仙尊,應該死了很多年了。事實上,當年楚夏把她挖出來,她就已經死了!“

  “齊風仙尊威名震天下有八百余年了……“

  “沒錯!“雖是仇家,但齊光和長御景思考問題,卻能同時想到一點上。

  “齊風仙尊在符仙門,修行的是符箓之道;后來到了星門,修行的也是正統的星辰之道。這一點,歷代的符仙門掌門,和歷代的星門掌門同道們,都可以證明。這么多年,沒有任何一點傳聞,說齊風仙尊修煉的不是正統,是歪門邪道!“

  “但她本身,她本身卻不是人!

  “你們可記得當年仙游閣藍家兄妹,修行的功法,是出自仙游山秘閣中的?我記得楚夏曾經說過一句,說那也和齊風仙尊有關。她猜測,不,是她確定,就是齊風仙尊留下的!

  沉吟了良久,長御景沒有去看其他星門人的神色,直接下了結論,“她,必須死!“

  “是的,必須死!

  修煉有成,成就長生之法的高修,值得欽羨。但老而不死,用秘法邪術延長在人間逗留的時間,這就不對的。齊風仙尊不管是不是星門前輩,她死后還數次出現,是不應該留存的!身為晚輩,應該幫她得到徹底的解脫!

  “此事需要星門、劍門協作!“

  “集合劍門的金銳之氣!

  “連通星門的星獄之鎖……“

  “只能一舉成功!“

  被星門和劍門聯手下了誅殺令的齊淑拉,卻在追逐她感受到的那股氣息。

  她有些混亂了,有一股是淡淡的,但是虛弱無比——這不對勁,二祖就算是瀕死,也是強大無比。哪怕真的死了,她的血肉也是強悍無比,不能輕易碰觸的。什么情況下二祖會無比虛弱?

  除非是假的,虛幻的。

  齊淑拉直接放棄這個方向的搜索。

  另一個方向,這股二祖的氣息則是斷斷續續,一時強一點,一時弱一點,并不穩定。這也奇怪了,二祖根本不需要收斂氣息,如果她想,那么就不可能讓人察覺到一絲一縷。類似這種斷續不連接的情況,難道是二祖出了什么狀況?

  她趕緊想飛過去,不過再轉頭的同時,她的目中迸發出一股白光——

  強悍的氣息!

  隔著無盡的距離,她都能感覺那種呼喊。什么都不用說,只用身體的呼吸就能壓迫別人屈服的強者!

  是真的二祖!

  齊淑拉不再懷疑,只把剛剛兩個迷惑的,當成二祖隨意煉制的小傀儡,似乎白家人都有這個喜好?但是她不同,大概是她從來沒做過白家家主的原因?

  一路飛到天道宮。

  看著那金燦燦的宮殿,齊淑拉目中炫彩,原來,這里就是二祖的老家!這里就是她誕生的地方!

  真的……好想肆虐一番,好像殺戮一番!

  控制不住了!

  沖進去,齊淑拉看到這里悠然超脫的環境,仙氣飄飄,一朵朵盛放的蓮花,看得她就很想破壞!

  她也這么做了,伸手入池水中,用自己的毒素,污染,大片大片的污染。

  果然看到那些清高無塵的蓮花,受到尸毒而枯萎。只有幾朵頑強的活了下來,不過也變成黑色。黑色的蓮花,好,她喜歡!

  齊淑拉只覺得她心里無比的暢快。

  有生以來,從來沒有這么高興過。按說她已經死了,除非能死而復生,還要帶著德源一起,不然她怎么可能有高興這種感覺。

  但是為了二祖,她可以。

  她不聽的釋放速度,看著仙氣都變成烏糟糟的黑氣,前所未有的舒心。

  “你在做什么!“

  后知后覺的天道宮眾,開始齊心協力驅趕齊淑拉。

  可齊淑拉是不一樣的,她天生魔魘體!她已經死過了,身上的傷口越多,暴露的傷勢越嚴重,對魔魘氣的吸收就越強大——而天道宮,還有一個小昭。

  魔魘界的界主。

  盡管小昭被封印了,但魔魘界還存在啊。

  沒有了小昭,魔魘界停止流動了,不再試圖侵占其他世界。

  但魔魘氣就失去了操控的主人,被齊淑拉吸引,一瞬間,魔魘界的魔魘氣瘋狂涌來。

  “大事不好!快去請天意師姐!“

  “師姐還在閉關,囑咐誰也不要打攪她!

  “都什么時候了。若是師姐不來,我們這一支的天道宮根底就斷送了!

  不得已,趕緊去打開禁閉的室門,請天意出來主持大局。

  天意……其實是女嬙,正在封印魔心的關鍵時刻。已經封印了五十八道了,加固到九十九道是比較理想的?上,后續的每一次封印不是重復機械的封印,而是需要對封印術更深一層的理解。

  女嬙敢肯定,等她完成封印,就是順利掌控天道宮之時。

  然而計劃總是不如變化快。

  “什么,有惡人擅闖天道宮?怎么不誅殺之?“

  “那人、那人不懼刀劍靈器,而且沒有要害。心臟刺中了十多遍,也沒事。我剛剛看到,她脖子上有一道黑線,好像是……被人縫起來的!

  女嬙并不知道春熙楚夏的經歷,但是晉修曾經告訴過她,白家有一個后人,名叫白瑞雪,脾氣性情很是和她想象。不過太年輕,頭腦發暈,竟然喜歡上了紫金觀的道士,一心私奔。

  種種之后,她和德源飛升了,其實早就靈氣斷絕的世界哪里能讓人飛升?就算飛升,也飛升不到正常的修行界!

  女嬙猜測應該是白瑞雪,見到一身魔魘氣的齊淑拉,“果然是你!身為白家的叛徒,你竟然還敢來天道宮搗亂!簡直不知死活!“

  “我……已是死了!“

  齊淑拉聲音沙啞,然而語氣無比的暢快。她看著這里被她糟踐的樣子,想到她破敗的人生,滋滋的笑起來。

  死人的微笑,怎么也不可能好看起來。

  “找死!“

  女嬙攜天意之完美仙軀重擊,打得齊淑拉當場斷成兩截。

  “我要將你大卸八塊!

  “嘿嘿!“

  齊淑拉不怕,因為當初想死的人是她。但是死過的人要怎么再死?她使用過很多種辦法,都不能死得透徹,于是就自己把自己的頭割掉。找了能信任的半妖,給她埋尸之地刻畫符陣,免得吸收了太多的魔魘氣。

  當她是完整的身軀時,是可以控制魔魘氣的吸收的。

  但是她死了,她的身體破碎時,就憑天性了……

  女嬙斬斷齊淑拉的四肢后,才發現這個問題,趕緊又把她縫起來。而此時的天道宮,魔魘氣已經非常嚴重了。

  “怎么辦?“

  “難道讓魔魘氣侵占了天道宮?“

  “這不對勁啊,天道宮是天道之下最強大的所在,可以勾連萬千世界,怎么可能對付不了魔魘氣!“

  女嬙焦急無比,眼看著天道宮眾人一個個虛弱的被魔魘氣蠶食,修為倒退,甚至無法立足天道宮境內!再這樣下去,她就成了光桿司令了!

  “有什么辦法?“

  女嬙急的不行,最后迫于無奈,只能飛信問真正的二祖——天意。

  “天道宮完了,你也不想的吧?“

  
女配修仙回來了最新章節http://www.jkpojb.live/nvpeixiuxianhuilailiao/,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 、嬌寵愛妻:乖,到我懷里來 、錯戀成殤:重拾彼岸劫 、重生暖婚:軍少,放肆寵! 、獨家盛寵:總裁的替身新娘 、唐朝第一散官 、大唐第一狠人 、劍魁 、天帝別秀了 、這個領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
胜平负足球彩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