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瑞小說 > 絕色廢女:暗王,硬要撩

第1099章:內幕道出,終究成過往

絕色廢女:暗王,硬要撩 | 作者:魔雪希 | 更新時間:2019-07-14 12:18:25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歌武新紀元 、醫路繁花 、三國雙絕 、神級小商鋪 、魅王寵妻:鬼醫紈绔妃 、我的貼身; 、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一世傾城) 、生活在美利堅的森林游俠 、透視兵王在都市
  在出了重牢之后,白淺睿一臉的糾結,白文恫則是神色復雜,但他們的目光所及處,赫然還是陌鳳夜。

  他們是真的沒想到,跟陌鳳夜他們而來,竟然就聽到了這勁爆的nèi mù,這就是陌鳳夜當初在白魂塔里面,所要回答他們的問題的答案。

  雖然陌鳳夜說讓他們出去問白靈帝,可他們哪還有這個膽子,哪怕是性格清冷實則做事有些毫無分寸,在白修蒼的問題上很是偏執的白淺曄,也根本不敢問這種問題。

  白靈帝可是他們白家的老祖宗,本就地位超然而威嚴,連白家家主都不敢貿然失禮,他們這些子嗣又怎么敢逾越。

  所以他們只好等著陌鳳夜出來,再問問她,誰曾想就竟然聽到了這驚天nèi mù。

  “你......不是白修蒼的女兒的話,那你是什么人,你在白家是......”

  白淺睿沒忍住,還是問出了這個問題,他們想起了陌鳳夜剛才所說的話,她所擁有的白家血緣,不是白修蒼的,而是其他白家的血脈。

  既然如此,他們想聽聽,她的白家血脈到底是來源于哪里,他們就在白家本家,怎么從來沒聽說過有這種血脈存在。

  而且......白淺睿一頓,沒敢問出口,其實他們也更想知道,眼前這個......她到底是怎么進入這個軀體的,這可算得上是奪舍重生了啊。

  或者應該說是借尸還魂?

  雖然說是奪舍,但實際上這個軀體的原本主人已經死了,可這奪舍重生亦或是借尸還魂的前提,必然是在占據這個身體之前,一定經歷了什么,或許是死亡......

  她,發生什么事了嗎。

  陌鳳夜睨了一眼神色復雜的白淺睿和白文恫,微勾唇角,卻淡然地道,“也沒什么可隱瞞的,就如同你們剛才聽到的,我確實不是白修蒼的女兒,只是占據這個身體的一抹魂魄而已!

  “不過,我也確實是白家人,但,不過不是這個大千世界的白家的人罷了!

  白淺睿和白文恫愣住,吃驚地看著陌鳳夜,“這話是什么意思!

  “我是來自于大千世界之外的另外一個世界,在那里跟大千世界截然不同,但卻也存在著一個白家,擁有著萬年的歷史,我便是那個白家人,乃至就是白家家主!

  聽到這,白淺睿和白文恫神色頓時古怪起來,上上下下地打量著陌鳳夜,倒是沒想到她居然還是白家家主,雖然是來自于另外一個世界的白家。

  但是,這也不妨礙他們的震驚,他們想過無數可能性,卻從來沒想過,她居然不是大千世界白家的人,甚至就根本不是大千世界的人!

  “白家一樣也會有人為了權利明爭暗斗,甚至是自相殘殺,我厭煩了白家那種日子,本來是想把家主之位交出去,然后離開白家,過自己的悠閑日子!

  “不過......”陌鳳夜笑了笑,卻是涼薄得淡然,頓時讓白淺睿和白文恫心里一跳,瞬間就明白了這個不過,只怕往后的發展,就不太好了吧。

  “就在離開白家的前一天,我被我的至親下了毒,被逼交出家主之位,甚至我也是在那個時候才知道,我早年逝去的父母,看似是意外,實際上就是我的這些至親所做!

  “托他們的福,我幼年可真是過得好不到哪里去,甚至還是廢物,無法修煉,也是拜他們所賜,啊,對,就跟白修蒼的女兒一樣!

  “不過我倒還是比她好多了呢,好歹我還有權利地位,還有護著我的死老頭,只是在最后一刻,遭了算計!”

  白淺睿和白文恫聞言,心里一震,神色霎時變得復雜起來,看著陌鳳夜臉上淡然的神色,那般輕描淡寫地說出自己的過往,就好似在說著別人的故事一般。

  可是,要是真正親身體驗的話,站在她的立場看待她的過往,就可想而知,當年的她,失去父母之后,一個人是怎樣孤零零地長大,其中的艱苦和傷痛,可以想象得到。

  墨千琰疼惜地攬住她,與她的手緊密十指交纏,無聲的安慰,讓陌鳳夜回首,朝他盈盈一笑,而后微微搖了搖頭。

  一切都已經過去了。

  已經沒事了。

  雖然有些震驚和意外,但在看到墨千琰和陌鳳夜這般姿態的時候,白淺睿和白文恫還是沒忍住,原本的凝重氣氛霎時就破了功,總感覺,像是被喂了根本不想吃的東西。

  看都看飽了......

  “反正就是在毒發身亡之后,魂魄卻是來到了這個大千世界,正好進入了這個才剛死去沒多久的身體之上,再之后,就是這樣了唄!

  在來到大千世界之后,還能干什么,無非就是修煉增長實力,一步步走到更高的境界,闖過一個個難關,從倉莫大陸來到了逆天之境,再從逆天之境來到了千古域。

  最終,來到了白家!

  聽著陌鳳夜淡然地結束尾語,白淺睿和白文恫一時無言,神色復雜地看著陌鳳夜,而后白文恫這才意味深長地開口。

  “我能問一句嗎,你所在的那個白家,跟大千世界的白家,是否有關聯.....”

  如果沒關聯,陌鳳夜怎么可能來到白家,輕而易舉地進入白家,再進入白魂塔接受著考驗,怎么看,都不像是沒一點關聯的樣子。

  “你想的不錯,沒錯哦,我所在的白家祖先,正是來自于這個大千世界的白家,與白家自然是同宗的!

  “是誰!卑孜亩采髦氐貑柍隹,不知為何,在這一刻,他和白淺睿不約而同地涌上了一股難以言喻的預感,覺得她接下來說出的話,將會遠超出他們認知。

  “白止洲!

  陌鳳夜淡淡吐出一個名字,卻是讓白淺睿和白文恫驟然瞪大了雙目,滿臉的不可思議,難以置信地幾乎失控地出聲。

  “怎么可能,居然是那位傳奇人物,他在萬年前不是在與陰魔的大戰當中,已經......”

  白止洲,那可是他們白家萬年來的傳奇人物,可以說是比起白家祖先的神陣師之外,第二個傳奇人物,那是白家數萬年來唯一擁有著神陣師潛質的人物,自然是被白家賦予了無限的希望。

  當然,這唯一已經不是唯一了,畢竟在這個時候,出現了第二個同樣擁有著神陣師潛質的人,可想而知,陌鳳夜在未來,必然也絕對是第三個傳奇人物。

  但不可否認的,白止洲確實是白家極為敬仰而膜拜的傳奇存在,只可惜還不待他大展輝煌未來,便就趕上了陰魔入侵,在靈力耗盡布下上古大陣之后,便就隕落了。

  那時,白家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損失,最大的損失,莫過于這個本該冉冉升起的明日之星,就這么遺憾地逝去了。

  每每想起來這個傳奇的人物,白家人還是為之痛心和遺憾,以至于萬年之后,除了白家祖先之外,他們所熟知的第二個傳奇人物。

  便是白止洲。

  白淺睿沒忍住,震驚地問出了聲,頓時換來陌鳳夜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像是在看個傻子一般,頓時讓白淺睿狠狠地嘴角一抽。

  “很奇怪嗎,我都能來到這個大千世界,萬年前,白止洲自然也有可能去到另外一個世界!

  白淺睿和白文恫沉默了,最終,白文恫還是忍不住開口了,“所以,你便是那位人物的子嗣嗎!

  “嗯!

  陌鳳夜嗯了聲,頓時讓兩人無話可說,之前陌鳳夜來到白家之后,所表現出來的種種不對勁,包括白魂塔的考驗,以及白靈帝的態度,在這一刻全都有了答案。

  難怪她能通過白魂塔那傳說中的地下空間考驗,擁有著神陣師的潛質,原來她根本就是白止洲的子嗣。

  還有白靈帝,只怕是早就知道了這個nèi mù,才會為她如此另眼相待。

  真是......

  先前的種種無法理解,甚至也根本不理解白靈帝的態度,乃至是白魂塔的考驗所表露出來的一切,讓他們就算被陌鳳夜的天賦所折服,但心里深處還是多多少少有些想法的。

  畢竟陌鳳夜不是白家培養出來的人,盡管得到白靈帝的賞識,但下意識還是無法將她真正當做白家人來看待,還有白修蒼女兒這個身份,也更為尷尬。

  也就只能安慰自己,要克服這種難以言喻的心理,只能是交給時間來考驗了。

  可在這一刻,知曉了這種種之后,他們就忽然釋然了,心里深處那一點不對勁也煙消云散了,也罷,既然事情nèi mù是這樣的,那他們似乎也沒什么好說的。

  當然,他們能這么痛快地釋然,果然還是因為白止洲的原因吧。

  這個現象,要是放到現代來說的話,白止洲這個人物對他們來說,那就是大大的粉絲濾鏡!

  自然是什么都好——

  “那......白止洲老祖宗,在建立了白家之后,后來怎么樣了呢!痹谙胪ㄖ,白淺睿就直截了當地問出這個問題,雙目滿是期待。

  白止洲本身就是擁有著神陣師潛質的存在,如果不是因為與陰魔大戰的緣故,在未來有可能到達那傳奇的神陣師境界,這可是無數人夢寐以求卻仰望而不可及,終此一生也無法到達的傳奇境界。

  雖然遺憾地隕落在了大戰當中,但在聽到白止洲其實沒有死,而是去到了另外一個世界,當然也或許如同陌鳳夜一樣,白止洲實際上是隕落了的,卻在另外一個世界重生,或者借尸還魂了的。

  但不管是什么樣的緣故,靈魂力可是隨著魂魄而帶過去的,在這另外一個世界建立起白家以來這萬年里,那位傳奇人物,有沒有到達神陣師境界——

  這才是他們期待想知道的。

  陌鳳夜睨了一眼滿是期待眼神的白淺睿,連帶著一邊的白文恫也是有些意動,目光望向她,沉寂了幾瞬,這才回應。

  “那就抱歉了,要讓你們失望了,白止洲,在建立起白家的二十幾年后,便就去世了!

  “是因為魂魄衰竭,走到了盡頭!”

  “怎么會......”白淺睿和白文恫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那般傳奇的人物,居然是因為這樣的緣故而逝去的,這讓他們一時間有些難以接受。

  “很正常,萬年前與陰魔的大戰,耗盡了他的靈魂力,魂魄自然是免不了有所損傷,這一點,你們作為靈陣師,應當也深知這會帶來什么樣的危險吧!

  “雖然去到了另外一個世界,勉強活了下來,但魂魄終究受損,連帶著身體也很虛弱,已經無法像大千世界那樣修煉了!

  雖然對白家的祖先,也就是白止洲的死因了解得很少,畢竟過去萬年了,代代相傳下來的聲明原因也是愈發模糊不清,但在她穿越到了這個大千世界之后,開始正式走上靈陣師之路之后,就愈發了解靈陣師是何等的辛苦和艱難。

  所以,結合這種種原因,陌鳳夜心里便就有數了,雖然不能確切白止洲的逝去原因,但應該是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魂魄受損的緣故。

  這也很正常的吧,魂魄受損,身體又能好到哪里去,再則要建立起白家,能將白家可持續發展到萬年之后那般強大可怕的境界,這二十幾年來必然也少不了竭盡心力。

  種種原因加起來,就已經可以想象得到了。

  兩人沉默了,依然對這種結果有些無法接受,見此,陌鳳夜只是嘆息了一聲,“如果他能到達神陣師的境界,也許,他就能回到大千世界,回到這個白家!

  “可是終此一生,他再也沒能回到大千世界!

  想到剛剛白靈帝那般痛惜和懷念的神情,其實可以想象,這萬年來,白靈帝是真的極為思念白止洲的,那是他唯一的胞弟啊......

  最終,還是天人相隔!

  兩人聞言,心里一震,隨即就生出無限感概,是啊,如果真的如陌鳳夜所說,白止洲他......

  可如果終究是如果,一切都成了過往,在遺憾之余,還是得向前看。

  才能不辜負前人的期望,說來,其實也算夢想成真了不是嗎,白止洲終此一生沒能回到大千世界,但他的子嗣。

  代他回到了這里!20
絕色廢女:暗王,硬要撩最新章節http://www.jkpojb.live/juesefeinv_anwang_yingyaoliao/,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 、嬌寵愛妻:乖,到我懷里來 、錯戀成殤:重拾彼岸劫 、重生暖婚:軍少,放肆寵! 、獨家盛寵:總裁的替身新娘 、唐朝第一散官 、大唐第一狠人 、劍魁 、天帝別秀了 、這個領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
胜平负足球彩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