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瑞小說 > 金牌銷售是如何煉成的

第668章 大結局

金牌銷售是如何煉成的 | 作者:丁丁貓 | 更新時間:2020-01-14 19:32:58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沒有了 (快捷鍵:→)
推薦閱讀: 九星霸體訣 、超強兵王在都市 、近戰狂兵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重生之都市仙尊 、少帥你老婆又跑了 、哥哥萬萬歲 、極品全能學生
  對于這個近乎于天文數字的年度總任務,哪怕是王晨宇知道這個數字是周善成一拍腦袋想出來的,也覺得非常不靠譜。

  因為即便是今年公司銷售業績因為市場的擴大以及談下來了黎明公司的OEM而達到了1個億,但是明年的銷售目標上調一倍半,王晨宇認為哪怕是全公司使出吃奶的力氣,也極難完成這個目標數字。

  而從容城分公司的情況來看,如果公司總年度任務是2.5個億,那么容城分公司最少也要領到2000萬的銷售任務,甚至很有可能會上浮到3000萬的任務。

  這對于王晨宇來說簡直就是一個基本上完全不可能完成的天文數字,要知道容城分公司他帶領著存儲產品部拼死拼活今年也就完成了接近1000萬的銷售業績。

  2000萬?甚至3000萬?王晨宇想想頭皮都發麻,這得需要多少個行業大單才能堆積到這個數字?

  按照王晨宇這幾年做銷售工作的經驗和目前的市場情況來分析,西南地區各省一個數據存儲的行業性大單,最多也就不到300萬,要完成2000萬這個鐵定的任務數字,至少也的需要6、7個這種行業大單才行。

  更何況今年的情況特殊,共利公司需要大量的業績數字來成功渡過上市輔導期,所以王晨宇基本上可以認定公司一定會對容城分公司下達3000萬的年度任務目標。

  果不其然,年終總結會的最后一天,周善成乾綱獨斷,向各個分公司下達了年度任務,容城分公司王晨宇的頭上被分配了3500萬的年度任務目標,甚至還超過了王宇晨自己預測的年底任務目標的高限。

  不僅僅是容城分公司,其他分公司的人在聽到了周善成嘴里吐出的一個個讓人絕望的年度任務業績目標時都是唉聲嘆氣,無精打采。大家都對于年度任務比上年提高如此之多提出了異議,希望周善成能從實際情況出發考慮得更加現實一點,而不是那么好高騖遠。

  但是周善成根本就不聽各個分公司的哀嚎和建議,直接殺氣騰騰地說道:“這是一個硬指標,我不管各個分公司明年使用什么手段,哪怕是每個單子都不掙錢,也得完成我提出的年度總任務!這關系到我們共利公司能不能成功上市的關鍵,所以如果哪個分公司不能完成這個任務,那就別怪我不客氣,換人來做?傊痪湓,你們不能完成這個任務目標,那么我就只好請能夠完成這個任務目標的人來替代你。明年的重中之重就是銷售數字,一切都拿數據來說話!

  周善成的這番嚴厲的警告和威脅頓時讓所有人都噤了聲,可各個分公司的參會人員心里都在腹誹周善成,對于公司成功上市后員工原始股分配方案什么都不提,就直接宣布一個任務目標數字,讓大家去努力,這是典型的只想馬兒奔跑卻又不給馬兒吃草的惡霸行為。

  可偏偏周善成是公司大老板,有著絕對的話語權,因此所有各個分公司的人都還只能順著周善成的意思表面上領受了這個任務,但是誰也不把這個任務數字放在心上,畢竟誰都知道,這個天文數字般的年度任務是絕對完不成的,即便是去年做得最好的王晨宇也同樣沒有例外。

  這是王晨宇干銷售工作以來第一次對于自己的年度任務完全沒有信心,他很清楚,周善成在共利公司經過這兩年的告訴發展后現在心中的思路有了一個重大的變化。

  雖然說共利公司的主營業務還是以銷售數據存儲設備為主,而且作為市場上認可的廠商,哪怕是利潤率要比IT圈內的那些系統集成商高不少,但是這總歸是掙錢效率太慢,畢竟任何一個單子都是有成本的,更何況共利公司自己本身并沒有什么核心技術,說白了,就是一個呆灣的生產商在大陸地區的獨家總代理而已,無非就是這兩年創立了共利這個品牌并且讓市場普遍接受了而已。

  而公司上市就完全不同了,國內的股市其實并不完善,更類似于一個商業大鱷圈錢的地方。一個公司如果成功上了市,公司老板都會把中心放到資本運作上去,以前的那種做單做項目的模式當然是比不上資本運作來錢更快更輕松。王晨宇暗自猜測周善成目前可能就是這種想法,所以才會將主要的精力放到公司上市這件事情上去。

  如果周善成的想法真像王晨宇猜測的那樣,王晨宇對于自己在共利公司的前景第一次有了負面的判斷,周善成既不愿意給他分配哪怕一點員工原始股,也沒有心思再像以前那樣做實業,而是一門心思向上市圈錢,那么他還應該繼續在共利這么干下去么?他以后的出路在哪里?一旦年齡大了,周善成會不會把他掃地出門可是很難說的事情,至少現在王晨宇對于周善成并沒有多么大的信心。

  因此王晨宇在開完年終總結會回到容城后,心中非常的迷茫,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應該繼續在共利繼續混下去,又或者就開始未雨綢繆,早點想好退路在哪里。

  說句實話,王晨宇對于目前他在共利的這份工作還是非常不舍的,這當然不全是因為他在共利除了年薪以外還能撈點外水的原因,還有共利公司給了他這么一個能發揮自己能力的平臺,如果王晨宇想要換份工作,至少也需要一個這樣的平臺能發揮他的價值才行。

  想歸想,但是敢做的工作依然還得按部就班地做。王晨宇回到容城分公司后召集手下的所有人開會,宣布新的一年里部門年度總任務并且將這個任務分解到每個銷售的頭上。

  于莉、宋明聽完王晨宇傳達的銷售任務后立即炸了鍋,異常反對公司今年給他們頭上分配一個比去年任務番了一倍半的心任務,在他們看來,去年大家拼死拼活,還是因為王晨宇本人拿下了不少的大單子后才勉勉強強完成了去年的年度任務,F在這個年度任務上調那么多,簡直是不可理喻的,他們兩個甚至很是不滿地反問王晨宇,為什么不在年終總結會上向公司領導提出這個任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對于于莉和宋明的這種質問,王晨宇還沒辦法解釋,因為他不可能說現在大老板周善成急于上市,需要公司的銷售業績看上去好看,好上市圈錢。

  而陳業超的反應倒是出奇的冷靜,對王晨宇說道:“這個任務是太夸張了點,反正我是肯定完不成的,即便是將目前所有手上正在跟蹤的單子以及潛在的有可能拿下的單子加在一切也不行。我只能向你保證我盡我最大的努力,能做到哪一種程度就到哪一步吧!

  王宇晨果斷地接過了話題,說道:“大家的這種心情我能理解,就憑這去年的銷售情況和市場來看,我的心里也同樣沒底。但是既然大家都是拿著公司發的工資,盡全力而為吧?傊痪湓,大家還是要將目標放在大項目上,以前那種一兩臺的小單子不要過多地關注和花心思,不然大家累得吐血也依然賣不了多少!

  這次的會議很快就開完了,王晨宇簡單將銷售任務給每個人分了一分就宣布散會了,他很清楚,這是一種掩耳盜鈴的做法,這幾個銷售無論是誰,哪怕是他最看好的陳業超可能都不會將分到他們頭上的任務認真當回事。所有人包括王晨宇在內都沒了一點心氣去挑戰這個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目標。

  這一年的第一季度由于去年還有些持續延續的項目和王晨宇故意在去年年底壓下沒有簽合同的單子,所以哪怕是因為有過年這件事情的影響,銷售數字上倒也不算特別難看,但是比起去年第一季度時倒是差了一些。

  當這個第一季度快要過完的時候,三月底的某一天,王晨宇在下班的路上t接到了很久沒有和他進行通話的郭永恒打來的電話。

  望著手機上閃爍著的號碼和人名,王晨宇的心中沒有來由地一跳,像是有一種第六感一樣預見到了這個電話可能是郭永恒打過來的非常重要的一個電話。

  王晨宇接了起來,問道:“郭總,找我有事?是不是要說第一季度我這邊的銷售業績的問題?說句實話,從年終總結會公司給我們容城分公司存儲產品部下達這么高的額一個指標,我心里是有情緒的……”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郭永恒直接打斷了:“王晨宇,我找你可不是為了這件事,是有另外的事情!

  王晨宇一聽,問道:“那還有什么事情?不可能是通知我說我能拿到公司上市后的員工原始股吧?現在公司內部的傳言都趨于一致,像我這樣的員工沒戲!

  郭永恒嗤笑了一聲,說道:“你還做著這種美夢呢?想多了吧?周總連我都不給多少原始股,你覺得你還有希望?”

  王晨宇聽出點不同的意味出來,郭永恒以前可從來沒有在他的面前這么說過公司的大老板周善成,可偏偏今天這個電話里郭永恒的語氣卻有調侃周善成的意思。

  因此王晨宇立即問道:“郭總,你這是……?”

  郭永恒很直接了當地說道:“我和周總談崩了,就是有關原始股的事情,我發現他現在的心思根本不在以前做公司的思路上,這與我的觀念有了沖突。所以我可能會離開共利公司,只不過現在還沒有正式向全公司公布,你是我非?春玫匿N售,能力很強,在共利也算是得到了非常大的鍛煉。我走了以后,可能總公司存儲事業部的人事會有一個大的調整,你也知道公司里有人看你不順眼,想要整你。所以我在正式宣布離職之前先給你說一聲,以后你在共利公司繼續干下去,就要特別注意背后有人向你捅刀子了。當然,共利也算是一個不錯的平臺,以你的能力要是想在共利繼續混是絕對沒有問題的,而如果你想換個環境的話,以你的能力我可以幫你推薦,京城各個廠商總部我都有熟人。這就要取決于你自己對于自己的職業規劃是什么了。我是一直很看好你的,和你一起共事那么久,也算是一種緣分,只不過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所以今天也算是我和你告個別吧!

  王宇晨直接追問道:“那郭總你離開共利以后準備做什么?我們還有機會再一起繼續作為團隊一起拼搏嗎?陳剛他那邊會怎么辦?”

  郭永恒回答道:“陳剛和你的處境差不多,畢竟他也是我力主從想聯挖過來的。但是你和他都要繼續生存,他比你更需要穩定,畢竟他已經成家了。所以我勸他不到萬不得已先別忙著離開共利。至于我本人嘛,離職以后也需要好好休息一下,高強度的工作那么多年,一直沒有能有機會休息和充電。如果以后還有機會的話,我也希望和你與陳剛還有其他分公司里的幾個人在組成一個團隊來拼搏!

  王晨宇從郭永恒最后的那句話中聽出了一絲端倪,直接問道:“那你離職以后是不是要換到其他大公司去當高管或者是自己創業?如果你這邊穩定下來的話,我倒是希望咱們這幫人能重新組織起來進行奮斗!

  郭永恒苦笑了一聲,說道:“我和周總已經談好了,以前和公司簽訂勞動合同的時候也簽了一份競業協議,如果我離開共利公司,兩年內不得從事數據存儲有關業務的工作。所以我即便是要創業的話,也需要一段時間才行。而我已經不想再去給別人打工了,很多公司的老板都是商人,把利益看得很重,說句實話,還不一定比得上周總呢。我更傾向于自己創業,因為目前國內的數據存儲市場正處在一個高速發展的時期,給你說個消息吧,一直給我們共利供貨的那家呆灣的生產廠也很眼紅大陸這個高速發展的市場,估計會在今年拿著自己的牌子進入大陸進行銷售,為此還會在京城成立一個銷售公司來專門針對大陸市場的銷售。所以以后共利將會直接面對自己上游廠商的直接競爭,產品也將不再具有唯一性了,我估計周總會另想辦法,引入新的生產商來給共利提供白牌機。這些消息都是最新的內部消息,可能對你有點用處,所以走之前我告訴這些消息,讓你心中有數,這也算是我臨走前給你的一個忠告吧!

  王晨宇有些不舍地問道:“我還是很懷念你帶領著大家伙一起創立共利這個品牌的這幾年,只可惜你要離開了。郭總,如果你那邊以后真要自己創業,公司成立后記得通知我們這幫老兄弟一聲,我愿意過來和你一起繼續奮斗!

  郭永恒笑了笑,說道:“自己創業也不是那么簡單的,資金、上游生產商的資源等等都還沒著落呢,現在還早,至少今年是肯定不行的,我還是要對你們這幫兄弟負責,不能考慮得不周到就把你們這幫兄弟拉過來,這對你們是不負責任的。不過我相信,兩年以后,我一定會成立公司來創建自己的事業,到時候等我有了資本,能夠帶著大家一起創建自己的事業后再來和你們談,現在都還為時過早。行了,我的手機號是不會變的,咱們常保持聯系吧!

  掛了郭永恒的電話后,王晨宇的心中覺得空蕩蕩的,一點踏實的感覺都沒有,他能夠預見得到,自己在共利今后的日子可能會越來越難了。

  第二天一大早,王晨宇剛坐到辦公室打開自己的筆記本電腦,點開公司郵箱準備開始工作,這種習慣和他以往并沒有什么不同。

  但是他發現郵箱里出現了一封郭永恒發出給共利全體員工的離職信件,在這封信中,郭永恒的用詞很感性,回顧了在共利這么多年的工作生涯,并且對于共利公司今后的發展寄予了厚望,然后宣布因為個人原因正式從共利離職。

  這封信在王晨宇看來更像是郭永恒一種言不由衷的話,只不過在明面上保持了風度而已,真實的情況他更清楚原委。這也算是郭永恒在共利公司的正式謝幕,郭永恒只不過遵守了一些業內的潛規則,按照正常公司高管離職的步驟發出的一份正式通知而已。

  郭永恒的這封信算是一顆重磅炸彈,至少在很多人看來事先完全沒有一絲預兆,就連蔣煜禮也在看到這封信后的第一時間將王晨宇叫到自己的辦公室里詢問郭永恒突然離職的真正原因。因為蔣煜禮認為王晨宇作為郭永恒的愛將肯定知道。

  而蔣煜禮的這種動作讓王晨宇明白了一件事情,像蔣煜禮這樣級別的人都對郭永恒離職的事情事先毫不知情,可見郭永恒并沒有在公司內部大肆宣揚,選擇了一種默默離開的態度,當然,這也許是周善成所愿意看到的。

  畢竟郭永恒對于共利公司來說算是真正創立共利這個品牌的大功臣,這樣的人物離職,不亞于在共利公司內部發生了一場八級地震,而且對于外界如何看待共利公司,特別是數據存儲這個IT行業內的細分行業的業內人士如何看待共利今后的前景都是周善成現在急需要去關注的事情。

  過了不到一個小時,王晨宇的公司郵箱里再次收到了大老板周善成發出的一封給全體員工的通告。在這封郵件中,周善成至少保持了一種平和的姿態,對郭永恒的離職表示了遺憾和祝福,然后話鋒一轉,說起了他對于共利公司未來發展的前景保持異常樂觀的信心。然后宣布了一系列公司內部的新認識任命。

  王晨宇猜測的由周大勇接替郭永恒存儲事業部總經理的事情并沒有發生,而是周善成自己親自兼任了這個職務,而周大勇則被任命成為總公司存儲事業部副總經理,陳剛和朱山的職位不變,但是總公司對于管理架構再次進行了一次大的調整。

  存儲事業部的權限被縮小了很多,不再是一個相對獨立的部門。陳剛和朱山雖然位置不變,但是權力也被縮了水。最大的變化來自商務部門,全公司各個分公司的商務都從存儲產品部里剝離出來,直接劃歸總公司商務部門進行垂直管理,不再聽命于分公司存儲產品部經理,并且負有監督存儲產品部所有合同審核的權力,也就是說任何分公司存儲產品部的合同條款和價格必須由分公司商務進行審核,審核不過關,就無法簽訂合同。

  王晨宇很是不解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變化,原來那套管理機制一直運行得相當順暢,現在無形之中商務部門的權力被大大增強,他有些不乏惡意地猜測這也許與傳言中總公司商務部門的那個女負責人是周善成的小三有關。

  而對這種變化最感到高興的是錢曉馨,她其實在不停地暗中接近蔣煜禮的同時早就和總公司商務部的經理扯上了關系,現在的變化讓她擁有了相當于監督王宇晨的一部分權力,可以說現在她完全可以在分公司內部在蔣煜禮的支持下和王晨宇分庭抗禮了。

  同樣的,這封郵件于莉、宋明、陳業超等人都收到了,所有人都明白這種新的管理制度實際上削弱了王晨宇這個分公司存儲產品部經理的權力。但是大家都默不出聲,等著看王晨宇的反應。

  特別是宋明對于王晨宇被削弱全力感到異常高興,他在心里始終都覺得王晨宇不過就是運氣好而已,現在王晨宇的后臺郭永恒離職了,王晨宇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受到總公司存儲事業部方面的全力支持了。他很想看王晨宇的笑話。

  宋明甚至在猜測,公司發布新的管理辦法,極有可能是大老板周善成在采取行動,消除郭永恒在公司里的一切影響。特別是各個分公司的存儲產品部經理,可以說很多人是郭永恒看好的人選,現在郭永恒的而離開,自然可能會人心浮動,所以周善成才會采用讓商務部門全力增大來監督整個銷售團隊,避免出現什么意外情況的發生。

  郭永恒的離職過了一周多以后就逐漸被外界所知道,王晨宇甚至在一本IT行業內部的專業雜志上看到了一篇對于郭永恒離職對共利公司產生影響的分析文章,這足以說明郭永恒離開共利確實再被外界所關注。

  新的管理辦法實施以后,王晨宇立即發現了一些對他不怎么有利的跡象。首先在于他新拿下的單子在簽訂合同時受到了不少的刁難,不是合同條款不符合上午部門方面的要求,就是價格方面,特別是特價方面被商務部門提出質疑,總之想要簽訂一份合同的難度和麻煩程度不亞于對外面對系統集成商和代理商以及最終用戶。

  很多時候王晨宇都感到很憋屈,特別是當錢曉馨雙手一攤,將審核不通過的責任推給總公司商務部的時候,王晨宇就知道這中間一定有錢曉馨在作怪。

  不止這些,原來王晨宇手中握有的蔣煜禮分公司負責人的價格權限也被收回,蔣煜禮明確王晨宇只能掌握存儲產品部經理的價格權限,任何低于這個價格權限的特價都必須用電子郵件的形勢向他進行申請,由他來負責評估是否批準特價。

  而且共利公司有關發放投標授權文件的權力也進行了修改,各個分公司存儲產品部經理手中簽發該分公司負責區域內投標授權函的權限被收歸于總公司存儲事業部,由周大勇來負責簽發。

  隨著權限被一步步地收回,再加上每一周周例會時周善成對于各個分公司存儲產品部施加的巨大銷售業績壓力,王晨宇終于感覺到了自己在共利公司的前景正在一步步地消失掉,他第一次有了想要主動離開共利的念頭。他很自信,憑借著他的能力,跳槽到任何一個廠商去都能混得風生水起,而現在他在共利只感覺到了憋屈和無力。

  在郭永恒離開后的第二個月,王晨宇接到了陳剛打來的電話,陳剛告訴他,準備離開共利,跳槽去普惠當產品經理,而且已經和普惠方面談好了條件,隨時可以入職。同時,陳剛也勸說王晨宇早點找好退路,像他和王晨宇這樣的人是一定會被周善成清洗的,畢竟他們兩個曾經在公司內部有個綽號,是郭永恒的哼哈二將。如果王晨宇有心跳槽去普惠,他可以負責代為向普惠進行內部推薦。

  對于像普惠這樣的國外廠商要招人,首先會在內部發布通告,最喜歡接受公司內部人員的推薦,如果沒有合適的人選,HR才會考慮通過獵頭公司去挖人,一般來說在那種招聘網站上打廣告而被吸引投寄簡歷的人實際上能夠成功被錄取入職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王晨宇當然明白這種外企廠商招人的套路和潛規則,他知道這是陳剛在幫他,但是他并不想離開容城去京城工作,所以婉拒了陳剛的好意,畢竟普惠容城分公司里據他所知目前并沒有空缺的職位。

  繼陳剛離職后,朱山被任命為存儲產品和備份產品兩條產品線的全國產品經理,這下王晨宇的日子就更加難受了,朱山基本上在每周例會上不遺余力第對王晨宇的工作挑刺,簡直到了一種吹毛求疵的地步,好幾次都讓王晨宇差點把電話摔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地,參加每周例會的各個分公司存儲產品部經理中熟面孔越來越少,泉城分公司、魔都分公司、長安分公司的存儲產品部經理相繼離職的離職,跳槽的跳槽,只剩下了羊城分公司的存儲產品部經理和王晨宇還在堅守,其余各個分公司都換上了新的面孔。

  面對公司各方面涌來的壓力和各種擠兌,王晨宇依然還在堅守,雖然他也知道,這種堅持可能也持續不了多少時間了。但是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有能在容城發現一個讓他覺得還算滿意的新職位空缺,因此他不得不選擇隱忍,但是工作方面他卻開始了得過且過,再也沒有了原來的那份激情和動力。

  正當王晨宇苦苦在共利繼續支撐的時候,在CME容城辦事處里,辦事處的總經理胡奎正好在和CME中國區的HR經理在通電話。原因是CME容城辦事處負責看西南大區制造業的Sales因為業績原因被干掉了,因此HR方面和胡奎進行了一番溝通,詢問胡奎有什么人選可以推薦。

  胡奎當然知道共利公司郭永恒的離職消息,他也從不同的渠道了解到共利公司的銷售團隊因為郭永恒的離開而正處于被清洗而分崩離析的狀態,而共利容城分公司的銷售經理王晨宇曾經在某些單子上給了他異常深刻的印象,因此他特別向CME中國區的HR經理提出將王晨宇列入這個職位的首要人選。

  很快,王晨宇就接到了一個總部在魔都的獵頭公司打來的電話。

  對于獵頭公司如此詳細地了解自己的情況,王晨宇感到非常驚訝,雖然他對于在IT業內獵頭公司的作用還是了解的,但是他也沒有想到某一天自己也成為了獵頭公司來挖人的對象。

  而獵頭公司在對王晨宇核實了一些基本情況后,就告訴王晨宇是CME公司對他產生了興趣,問他是否對于去CME容城辦事處看大區制造業有興趣,同時也開出了一個相當令王晨宇感到心動的年薪Package,足足比他在共利的年薪高了一倍多。

  王晨宇不得不佩服像CME這樣的國外廠商在薪水方面的優厚待遇,而國外廠商以前可曾經是他夢寐以求想要進去的平臺,雖然這是他在入職共利以前時的想法,在共利工作了幾年以后這種想法已經沒有那么迫切了,但是現在目前他在共利的情況讓他很憋屈,現在CME提供了這么一個相對誘人的機會,王晨宇不得不開始了慎重的考慮。

  郭永恒離職前的那番話依然還在他的心里占據了一個位置,可問題在于郭永恒自己創業的公司要在兩年后才會正式運作起來,而現實的情況是王晨宇現在在共利越來越待不下去了。

  王晨宇當然不可能這兩年就這么在共利里繼續憋屈地待著,也不可能就真么么一直等待著郭永恒的召喚,因此王晨宇很是爽快第答應了獵頭公司,然后開始了CME公司的入職程序,首先經過CME中國去HR經理的面試,然后又和胡奎約好了見面詳談的時間。最終一切都很順利地通過了兩輪面試,正式談好入職CME的時間,回過頭來,王晨宇再也不用受朱山、蔣煜禮、錢曉馨等人的氣了,他相當快地辦理了離職手續,正式加入了CME公司,成為CME容城辦事處看整個大區制造行業的Sales,開始了一段新的職場經歷……

  
金牌銷售是如何煉成的最新章節http://www.jkpojb.live/jinpaixiaoshoushiruhelianchengde/,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沒有了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 、嬌寵愛妻:乖,到我懷里來 、錯戀成殤:重拾彼岸劫 、重生暖婚:軍少,放肆寵! 、獨家盛寵:總裁的替身新娘 、唐朝第一散官 、大唐第一狠人 、劍魁 、天帝別秀了 、這個領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
胜平负足球彩票图片